[專欄] 釜山影展《Una》:一段害與被害的關係

文/Jean

劇場導演班尼迪克安德魯斯(Benedict Andrews)在今年帶來了首部長片電影《Una》,由大衛哈洛爾(David Harrower)操刀改編自己的舞台劇劇本〈Blackbird〉,靈感來自真實事件,描述一對男女在 15 年後再次相見的故事。

15 年前,足以當父親的鄰居 Ray 因誘拐及性侵當時年僅 13 歲的 Una 遭到逮捕並入監服刑;15 年後,Una 偶然在工廠宣傳單上看到了 Ray 的照片,並一路追查到他工作的地方,伴隨著多年後的重逢,過去已被深埋的記憶再次浮出腦海、許多未解之謎也終於有了答案,兩人也被彼此蒙蔽的真相所震驚。但是已經改名換姓、重新做人的 Ray 也因此面臨到新生活破碎的威脅。

電影以現在及回憶畫面互相穿插,並透過台詞交代出整個事件的始末。但是 Ray 與 Una 之間其實並不存在著強迫的關係,Una 在對性與愛都還在懵懂之際遇上了 Ray,似乎很理所當然的就把情感投射在他身上,甚至也滿足了青春期的幻想與寂寞。但是因為年紀的限制,即便 Una 出於自願,但 Ray 的行為仍是犯罪。Una 雖然隨著年齡增長並逐漸從外界的眼光來了解到兩人當時的關係,但是她仍然心心念念著那個在心中占有一席之地的男人、那個曾為他奉獻一切的男人,她只想知道自己是否是他的唯一,她又該如何面對、原諒並放下。

此片的多數場景都在工廠中,從兩人對談的語氣及表情,來呈現出一段關係的兩種不同角度。沈浸在一段自以為是愛情關係中的幸福、突然失去時的驚慌不安、面對罪刑時的無言以對等等,Una 渴望再見到 Ray 的動機是什麼?Ray 曾許下的承諾又代表他是什麼樣的人?在魯妮瑪拉(Rooney Mara)與班曼德森(Ben Mendelsohn)的詮釋下,碰撞出精彩絕倫的火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