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專訪公視新創電影《最後的詩句》主角傅孟柏、溫貞菱

採訪:Sebox、攝影:王愷云

由公共電視全新推出的電視電影單元「公視新創電影」,首波祭出了由《衣櫃裡的貓》新銳導演曾英庭執導的《最後的詩句》,找來傅孟柏飾演男主角施人傑,溫貞菱飾演女主角李曉萍,以「青年貧窮」為母題創作了這個橫跨 16 年的現代愛情故事,深刻地將兩人關係為主要文本的電影,包裝了一整個年輕世代所面對的現實與殘酷。狂熱球除了很高興有機會跟導演曾英庭聊聊這次的創作心路歷程,更開心能夠與兩位新銳演員談談演出《最後的詩句》有什麼有趣的心得。

這次的演出跟你們以往的作品比較起來有非常大的突破,在演技的層次與細膩度都做的非常好,不過有許多情緒相當滿的橋段,對你們來說最難的一場戲是哪一場?

溫:我印象很深刻的是第一天拍攝的戲,就是施人傑去中國回來後,在門縫偷看的那一場。其實我們之前有碰過幾次面,也有一起上課,不過那天我就突然不是很想看他的眼睛,雖然彼此都有講話,但我就整個早上我都沒看他。對我來說這場戲就定調了我整部電影的表演,所以我覺得是最困難的一場戲。

傅:我覺得最難的是整部電影(笑)。我的意思是,因為這是一個跨越了 16 年的故事,在情緒上有超多場戲都是演到停不住、離不開的狀態,但我認為最困難的就是你要如何透過一些小細節,展現出施人傑在 16 年裡面四個階段的狀態,不論是年齡、心境或是當下的情緒,都必須要在有連貫性的前提之下,順應著這個角色應該要有的狀態改變。

有一場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最後我剃了頭髮,回到我跟曉萍住的空屋時,因為攝影機在我的後面拍,所以在那個環境裡面我只看得到這個屋子。我就這樣一直往裡面走,到處看這個房子,一走到浴室跟廚房門口我看到那個浴缸,想到故事裡面前一天曉萍就死在這個血池裡面,雖然那個時候浴室已經是被清乾淨的,我還是無法控制情緒跪在地上一直哭。雖然我心裡飄過一個念頭「啊靠,沒有要拍這個啊」,但最後導演還是用了我這那一顆鏡頭的演出。

兩位演員在詮釋這個角色的時候,會像導演這樣將部分的自己投射在角色裡面嗎?除了底層的壓迫、貧窮或是更大的社會改變,在你們準備角色的時候,是怎麼自身經驗加深自己對於角色的理解呢?

傅:我自己其實是一個比較沒有社會責任感的人,但再怎麼沒有社會責任感都還是知道大概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導演也叫我到國家圖書館去翻剪報,去了解這些事件背後是怎麼串連在一起,其實也不算是真的準備了什麼,反而是內化成了自己的東西,成為我在演戲的時候自然而然就能夠聯想到的畫面,讓我的腦袋和身體知道怎麼演出這一個角色。

溫:我反而沒有投射太多自己的立場在裡面,但看到劇本的時候我第一個想到的是關於「出軌」這件事情。對我來說,「出軌」對於許多人來說都是一個難以抹滅的傷害,故事裡面曉萍介於一個知道與不知道之間的狀態,但曉萍是一個很溫柔、很包容的人,我對於這個角色的理解更趨近於他對於這個世界、他的生活的寬恕、原諒,我認為當我們真正地原諒了,才能夠真正走出傷害所帶來的陰影。

你們覺得自己在現實生活中,跟電影裡的角色像嗎?

傅:可能有一些地方吧…(溫大笑)

溫:他其實是一個很溫柔、善良的人,我覺得他是一個蠻保護自己的人,所以他不大會讓大家看到自己多愁善感的一面,不會將負面的情緒展現出來,我從認識他到現在,都覺得他就是一個笑的很燦爛,開開心心的溫暖的大男孩。

傅:其實我後來看了兩次,第一次會很緊張注意那些技術方面的問題,第二次就希望自己站在一個觀眾的角度來看這個作品,我就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狀況,就是我看到裡面的那個人有很多舉動很像我,但看完了他做的事情就覺得「不是,那不是我,我不會這樣做。」

《最後的詩句》最後給了觀眾一個相當震撼的結局,你們又是怎麼看這樣的設定呢?

溫:其實在先前的座談會都有許多觀眾朋友提出這個問題,他們比較不能夠接受這樣悲劇性的結局,但是對我來說,其實曉萍都已經決定要放棄了,沒想到施人傑又回到他的身邊,所以當他聽到最後一句「我們結婚吧」的時候,對我來說就好像是一種心願已了的感覺,那是他生命最後的燦爛與迴光反照。他早就決定要離開這個世界了,施人傑的出現只是再次燦爛了曉萍的生命,然後結束。

傅:其實我蠻能夠理解他最後這樣的決定。在經歷這麼多事情之後,他被富二代欺騙,那麼愛施人傑卻又被拋棄在台灣,雖然這段時間沒有出現被放在電影裡面,但在他最無助的時候他都是一個人。所以最後我們看到施人傑回到他身邊,即便看起來一切都沒什麼異樣,曉萍心裡還是會害怕又要面臨一樣的狀況,又要回到電梯裡大哭,又要再次跟施人傑分離,如果在最好的時候就結束了,在他的邏輯裡他會覺得,會不會在這個時空下圓滿就好了呢?

最後給出這個假設的傅孟柏露出了淺淺地微笑,或許也就如同導演在訪談中的提到的設定,兩個男女主角替所有可能遇到類似狀況的觀眾們,實實在在地死了一回,讓我們看到了生命本該要有的、更多的可能性,讓我們更有勇氣好好地活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的詩句》以詩意的方式講述了一個相當寫實的故事,在施人傑與李曉萍的愛情故事中,我們都看得到自己的影子,貧窮也好、相愛也好,平凡的生活就在這起起伏伏的過程中繼續往前,難能可貴的正是如溫貞菱在訪談中所說,燦爛、發光的美好片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