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善惡是非的灰色地帶 — 專訪《目擊者》演員許瑋甯

從 2014 年開始,短短三年時間,那個大家熟知美麗的模特兒許瑋甯,已經成為了台灣現階段最具代表性的電影女演員,從《相愛的七種設計》裡驚豔、充滿爆發力的演出,到《紅衣小女孩》帶起國片恐怖類型的可能,她不僅是金馬獎入圍者,同時是台北電影節影后。然而出色的外型並沒有成為他的屏障,反而在每一次的表演都可以看到她針對不一樣的角色、故事詮釋出具有說服力的樣貌,最新作品《目擊者》一樣給予我們更精準的表現,在每一次的成長中都可感染她對於表演的投入。HypeSphere 狂熱球這次很開心找到了一個小空擋,跟瑋甯聊聊這次全新作品以及她對於演員及台灣電影環境的看法。

狂:導演曾經說他蠻早之前就有把《目擊者》的劇本給你看,可否聊聊當初看到劇本的想法?

甯:其實這真的是一個小誤會誒(笑),剛剛我才在配音的時候跟導演澄清這件事,其實我們第一次看到《目擊者》的劇本是在《紅衣小女孩》拍完之後,不過因為導演籌備《目擊者》長達六年的時間,所以當初在和監製討論這個角色(Meggie)的時候就有聯繫我之前的公司凱渥,那時候是有表達很初步的意願,但是真的不知道為何大家以為我很早之前就看到劇本。另外,由於我是比較感性的人,所以我會想要知道這個角色和我有沒有產生連結,加上故事真的很吸引人,劇情環環相扣,看到一半會甚至想要回去想前面發生什麼事,最後又有凱勛以及銘順哥的加入,就讓我覺得:嗯!一定要接!

狂:講到角色,這次演一個報社裡看起來相當幹練的主管,在詮釋這個角色時做了什麼樣的功課?

甯:嗯,我覺得一個主管的角色對我來說其實還蠻難詮釋的。第一個她必須要有她專業的態度,第二個她要有她嗜血的部分,第三個她必須要下達很多確立的指令,而對我來說必須要克服的是在大家面前講話,尤其是那種主管會議的時候,我必須要跟大家說等一下要怎麼做怎麼做,那種戲我永遠都會 NG ,我其實比較沒辦法在大家面前講話的,就算硬要講,我也只能看著一個點,所以那時候我要演這個身份(主管)的時候,我覺得心理建設要蠻多的。

狂:這個角色從電影開始到最後,中間有非常有趣的轉折,在表演上有想要對觀眾透露一些線索嗎?

甯:其實有,但是導演方面並沒有想要我們透露太多,他埋了一些想要讓觀眾一步一步自己去發現的點,所以我們就正常照我們的方式演出,越不讓觀眾知道你是怎樣越好,可能就只剩下一些小小的眼神,其他就是很直接傳遞角色的情感和動機。

狂:從《紅衣小女孩》到這次《目擊者》,在你眼中,你和導演程偉豪兩人有什麼樣的改變?

甯:我覺得…當你和導演越來越熟,你就越沒辦法在他面前假裝。剛開始在拍《紅衣》的時候, 你給了他 70 分的表現,他可能會覺得你已經有 90 分,因為真的還沒有那麼熟,當然你一定會鞭策自己變得更好,可是一旦開始熟了之後,你就算給他 99 分他都看得出來你還可以更好。所以我覺得在他面前不容一絲的鬆懈,當你進入了那個角色,你就必須 100% 的在那個角色裡面,不然其實以他對你的瞭解,他很容易知道有哪些東西還沒有做到,或是他覺得你可以更好。我覺得這是很可怕的事情,到最後真的沒有辦法下戲的時候聊天,要拍的時候再入戲就好,真的就是要無時無刻在那個狀態裡面,包括自己回到家,如果沒有持續讓自己在這個裡面的話, 下一次再演出那就不管怎樣都會不夠,基本上就是要讓狀態持平,然後去追求更好。

狂:那麼反過來,有沒有覺得自己對程偉豪導演更加瞭解?

甯:你會發現他更享受在其中吧,因為《紅衣》不僅是大家初次合作,也是他的第一部長片,但這次《目擊者》他已經準備很久了,他一直都是一個知道自己要什麼的導演,就算大家很累,都在討論該如何套回之前的情緒裡面、大家已經心力交瘁了,但他還是可以很亢奮,你可以發現他真的很享受在其中,你就會覺得這個人真的超變態的你知道嗎,就是他感覺是…折磨著自己,就是被虐狂!

狂:和莊凱勛合作之前對他的想像是什麼以及在合作之後的想法?

甯:其實我先前在看凱勛的演出就覺得他是一個非常有爆發力的演員,他跟銘順哥的不同應該是,銘順哥的「感染力」很強,他出場的狀態、氣場、氛圍很容易感染人,所以你可以很容易被他帶到那個戲裡,但凱勛的爆發力就是他情感的強度是衝的很直接的、都可以打中你的。身為演員很幸運的事就是你也碰到一個可以全部都豁出去的演員,然後就會想變魔術一樣,因為你們都相信,最終擦出來的火花以及那個化學效應就是很真實的。

狂:《目擊者》的故事其實是很殘酷的,簡單來說可能是較不討喜的,身為台灣目前指標性的女演員,你自己怎麼看這類的台灣類型電影?

甯:其實我覺得不管怎樣的類型電影最重要的還是要有「接地氣」,就是可以讓大家有立即連結到的細節。例如這次《目擊者》是類型電影,但他裡面有二手車、貼換車…這些元素,其實都跟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包括我們喝茶的文化,都是台灣專屬的。像以前的小清新電影,也是拍學生去放天燈啊…這都是我們小時候做過的,這樣的轉變當然是很好的事,代表我們有不同的嘗試空間,把我們自己對電影的共鳴範圍變大了。當然我覺得類型片的觀眾是需要慢慢培養的,我覺得培養出一批支持或是喜歡類型片的觀眾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我們不再只受限於被「小清新」的風格代表,其實我們也可以做到更好、更精緻、更具規模、甚至故事講得更精彩的作品,不管演員表演、剪接、幕前幕後,大家都有更上一層樓的決心,這是不管台前的演員或是工作人員,都很樂見其成的事情。

狂:我認為《目擊者》當中每一個主要角色都有屬於自己的「善惡是非」,在妳的觀察,妳覺得 Meggie 內心的善是什麼?以及她的惡是什麼?

甯:我覺得…我無法分出它的善與惡誒,因為我覺得她的善來自於他的情感,她的惡也是來自於她的情感。她是一個從愛情出發的女人,因為太愛了,延伸出她的忠貞,也因為這個愛,展現了她的嫉妒、貪心,但我自己演她的時候,包括我剛剛去配音,就是配中國的版本….還是感到很心疼誒,對於這個角色,她真的為了一個男人犧牲太多,為了成就一個男人而失去了原本的自己,不知道到底在競爭什麼,但她又是想要證明自己的,雖然她的外在把自己包裝成這樣,但是內在她已經什麼都輸了。

狂:這部片的結局相當有意思,現在也在網路上引起不小的討論,可否聊聊妳自己對於最後結局的安排以及那場戲的拍攝過程

甯:結局這場戲,我們拍了非常多次,因為拍到最後我們已經不知道導演想要的是什麼了,演員變得已經沒有什麼安全感,會覺得現在的這個情緒表演動作是正確的嗎?又好像都不對,因為我們真的做了太多變化,中間做了很多轉折,包括「我不爽你講這些東西,你現在是在針對我嗎?」或是「我現在要迎擊你,我要跟你 Fight 」。但導演總是想要更多、更多、更多,最後變成我們的表演已經變得很複雜了,就是剛開始的最單純的一個動機,到最後的各種可能。不過我覺得導演要的就是這個,他不要這麼簡單的動機,所以觀眾最後要怎麼解讀都可以,你說我的那個笑,可能是「誒,好啊我現在加入你」,然後也可以是你加入我們,我們變成共犯,或者是「我對於你講的東西不屑,你在講什麼?」

狂:假設你是觀眾,你會怎麼解讀這樣的結局?

甯:嗯….我身為觀眾我可能會覺得 Meggie 是大魔王吧,從頭到尾都是他在拉著這些東西走,這是跳脫變成觀眾啦,可能會覺得最後她的笑會讓人多想吧,會讓人覺得「天啊 Meggie 也太賤了吧!心機也太重了吧!」

狂:MV廣告電視劇電影妳都多少有些接觸,接下來會想要更專心往電影方向發展嗎?或是會想要嘗試的更不一樣的東西?

甯:舞台劇其實一直蠻想的,之前就有一個舞台劇的邀約,但是因為卡在下半年我都有蠻密集的宣傳行程,畢竟舞台劇是需要長時間的排練,所以這次就沒有合作的機會。

狂:前陣子在直播妳展現讓人頗驚豔的歌喉,自己會不會想要嘗試歌舞電影,或是對類的嘗試有什麼樣的想像?

甯:會啊會啊,任何的挑戰對我來說我都願意去嘗試,如果一個角色需要唱歌、跳舞、演戲,那真的太好了,完全展現出我的強項(笑)!

狂:除了下半年的《紅衣小女孩2》,未來關於電影的計畫是什麼?

甯:我一直很想拍喜劇!必須把這幾年比較陰鬱的角色抽離,我現在就是一直在慫恿程偉豪,拜託他拍一個惡搞片,就是把所有人都找來,凱勛啊、銘順哥啊、佳嬿啊、李淳,就是線上的大家,天啊!這樣有多好笑,光想這個我就覺得很開心,就是給大家一個不一樣的賀歲電影。

每一次每一次,我們都可以看到許瑋甯在表演上所做的嘗試和突破,我們也該慶幸,在這個環境中,台灣似乎找到了一個在外型、實力與銀幕魅力上都越漸成熟的女演員,也許我們可以在未來看到她演出更多不一樣的類型,豐富台灣電影的多元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