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坎城70準備狂歡!開幕片《伊斯梅爾的幽魂》以精湛演技揭開金棕櫚序幕

文/ Sebox

第 70 屆坎城影展在今天以開幕片《伊斯梅爾的幽魂》(Ismael’s Ghosts)揭開了序幕,瑪莉詠柯蒂雅(Marion Cotillard)、夏綠蒂甘絲柏(Charlotte Gainsbourg)等眾多明星也將在今晚的開幕首映上亮相,而三小時前此屆評審團主席佩德羅阿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與評審團成員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范冰冰、潔西卡翠絲坦(Jessica Chastain)等人也召開了開幕前記者會,坎城已經進入了星光雲集的空前盛況,更吸引了大批的粉絲、群眾前來一睹明星光彩!

開幕片《伊斯梅爾的幽魂》相當有野心地翻玩了各種電影類型,以《那些年狂熱戀情》(My Golden Days)獲得凱薩獎與盧米埃獎最佳導演後,法國導演阿諾戴普勒尚(Arnaud Desplechin)今年找來了瑪莉詠柯蒂雅、夏綠蒂甘絲柏、馬修亞瑪希(Mathieu Amalric)與路易卡黑(Louis Garrel)主演,在劇情的敘事節奏上相當跳躍,但四位主要演員對戲時擦出的火花令人看得相當過癮,瑪莉詠與夏綠蒂若有幸進入此屆的競賽單元,肯定能拿下至少一座最佳女演員獎(咦?)。

不過強勁、精湛的演技並無法支撐這個野心過於龐大的作品,故事講述馬修亞瑪希飾演的電影導演伊斯梅爾,在瑪莉詠飾演的妻子夏洛塔突然消失後,與岳父兩人經歷了相當難熬的悲傷之中。伊斯梅爾從穿梭與一個又一個女伴之間的生活,到因為認識了夏綠蒂飾演的希薇雅而慢慢回到正軌,卻在一個熱天午後的海邊小屋,意料之外遇上了已被宣告死亡的夏洛塔,生活又再度陷入了無止盡的痛苦、混亂之中。

電影從一個外交官失蹤的事件開始,快速地切回現實世界告訴觀眾外交官的故事線就是伊斯梅爾正在創作的作品,以後設的方式讓我們進入伊斯梅爾腦中的電影世界。這個電影世界並不完整,因為總是被夢魘襲擊的他,只能在保持清醒的狀態下把腦海中的文字組織、串連。然而在這樣的過程當中,我們無法感受到費德里柯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電影《八又二分之一》(8 1/2)的魔幻感,卻也無法與《華麗年代》(Nine)直接的跳轉現實與幻想做聯想,整部電影就像是導演阿諾戴普勒尚的創作歷程。

相當吸引人卻太過跳脫的俏皮之舞

如果能夠以後設的立場切入並解構電影本身,那麼《伊斯梅爾的幽魂》或許在形式上會有相當亮眼的表現。然而在觀賞電影的當下,更多時候是暴露了故事的發展相當跳躍,阿諾與伊斯梅爾的創作方式如出一轍,在每個碰上生命事件的當下才激出某些相似的情感元素,才再將這樣的元素注入電影當中,這樣的過程似乎沒有真正解構電影創作的不同階段,反而像是進入了導演腦中與其一同腦力激盪。

儘管結構上《伊斯梅爾的幽魂》並沒有如此吸引人,電影中瑪莉詠與夏綠蒂展現了層次相當豐富的演技,令人看了實在目不轉睛。瑪莉詠在不知道究竟歷經了什麼事之後歸來,神經質的特性套用在對於回到原本生活、獲得愛的渴望,在動作的微小細節呈現地非常精緻。最經典的莫過於瑪莉詠放著搖滾詩人包柏狄倫(Bob Dylan)的歌曲〈Baby, It Ain’t Me〉,在海邊的小屋內跳著詭異但俏皮的舞蹈,觀眾在當下確實會被牽引至某一種歡愉了氛圍之中,然而這樣的氛圍之於電影其餘的片段,就像是故事的另一個平行時空。

夏綠蒂甘絲柏在記者會上相當親切為大家簽名

夏綠蒂在電影中的表現可圈可點,在《性愛成癮的女人》後,他的字典裡面幾乎已經沒有「誇張」二字,但在《伊斯梅爾的幽魂》中,夏綠蒂所呈現的焦慮與無奈,不過於內斂地貼合著神經質的瑪莉詠,兩人如同行駛在德國高速公路的兩輛跑車,在無限速的跑道上,彼此相當有默契地花式交叉,完成了一場看似奪命卻又優雅地無可復加的表演。

阿諾戴普勒尚試著透過一個藝術創作者敏感、多疑、情緒或但又隨性自在的角色,經歷生命中多數人可能經歷的喜怒哀樂,而也正如片名所暗示,纏繞在伊斯梅爾身邊揮之不去的幽魂,從英文看起來並不是單數,理不清頭緒的電影劇本、消失 21 年再度出現的妻子、和他一樣放不下妻子的岳父,以及與他惺惺相惜的女友希薇雅,這些都是故事情節所呈現出來伊斯梅爾的人生難題,不過真正的鬼魂是什麼呢?或許只有阿諾本人才最清楚。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