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從演戲中認識世界、認識人們、認識自己!專訪《接線員》紀培慧

採訪:Sebox、攝影:王愷云、造型:Sasha Liu

在電影《接線員》上映前,我們很幸運與主角紀培慧花了一些時間聊聊,而專訪的這一天,我們很以默契地在攝影棚的一個小角落隨意地聊著,或許是這幾年各種酸甜苦辣的歷練,不到 30 歲的紀培慧似乎從演戲這件事情,更清楚地了解自己在世界裡面想要成為的模樣。依稀還可以看到《危險心靈》裡面的張心如、《九降風》清新的沈培馨,紀培慧青澀的演技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變得多元、變得深厚。紀培慧不僅以《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拿下了金鐘獎電視電影最佳女配角獎,接著他踏上了國際的舞台,演出 HBO 自製影集《詭戀》(Grace)以及《魔人爭霸》(Haflworlds),最後以新作《接線員》入圍了米蘭影展最佳女主角獎。

《接線員》講述了紀培慧飾演的大學畢業生蒂娜,為了理想、夢想而獨自待在異鄉英國,卻被現實所逼而接下了情色按摩院的接線員工作,即便不用親自下海與恩客接觸,卻因為心中的道德潔癖讓自己陷入進退兩難的掙扎困境,無奈的同時不免顯出平常人的優越,卻又無法融入接客小姐們看似墮落的生活。在演出如此獨善其身、自我中心的角色時,紀培慧坦言要進入如此極端觀點的角色時,他花了不少時間感受這種刻板印象的優越感,才有辦法詮釋導演希望在大銀幕上呈現出的某一種高度。

「因為我本身對於性產業的態度是很中性的,我並不像蒂娜有這麼大的反應,但導演當時提到我所代表的就是大眾對於這個區塊的不理解甚至是誤解,他希望我可以詮釋出當你自覺優越於別人時,會有什麼樣的反應跟行為,再加上《接線員》很大的篇幅就是在捕捉人跟人之間的流動,對我來說時間感變得相當重要,我什麼時候真正地解開心中的結,跟他們越來越好,然後發現我們其實都只是在底層努力工作的人,所以最後反而丟出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他們都已經這麼努力在求生存,你還要去評判他,為什麼?生而為人,為什麼要互相為難呢?」

在英國拍片的過程也大大幫助紀培慧進入蒂娜這個角色,即便有經紀人、劇組人員的帶領,在異地工作的無助還是會在心中油然而生,當自己需要幫忙卻不知道該從何開口時,陌生城市所帶給紀培慧的,更多是揮之不去的慌,這份無法抗拒也無法排除的情感,就成為紀培慧在演出時的助力,讓他更能夠以異鄉人的姿態、群體中新人的立場,詮釋出異鄉中局外人的尷尬、不安、憂慮與無奈。

Top by Max Mara, Skirt by Brunello Cucinelli of MINOSHIN,Bracelet by Michi Liang , Floral Design by Ciao! Flower Design

除了探索英國地下性產業的樣貌外,《接線員》花了更大的篇幅在琢磨這些異鄉人的生活方式,角色與角色間存在著某一種競爭、敵對的關係,卻也在工作之餘仰賴、依靠著彼此,在屬於也不屬於他們的那棟房子裡,異鄉人們才找到可貴的安慰。紀培慧從小就因為外表而被放在異鄉人的分類底下,從美國到了青島再到台灣,陪伴紀培慧長大的是不斷變動的環境、地理位置、文化、社會以及最重要的:人。

「剛到台灣的時候,大家看到我的樣子可能期待我講出英文,結果我講出來的卻是有山東腔的中文,也可能是因為這樣所以我一直沒辦法跟同年齡的小孩相處得來,但那個階段最重要的就是學習如何社會化,可是我又比較內向,所以我的社會化經驗完全是零。(笑)小時候我只能從書裡面找到自己的世界,我不用怕書會討厭我、評斷我,書就變成了我最好的朋友。一直到我開始當演員之後,我才開始慢慢地跟更多的人接觸,畢竟演戲的過程中你需要相當大量的溝通,在這些遲來的社會化過程後,我才漸漸覺得自己沒有那麼異鄉。」

即便書成為了紀培慧最好的朋友,〈包法利夫人〉這本書卻也成為了他的夢魘,書中所描繪的主角不斷追求著自以為想要的東西,卻從來就不知道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麼,最後迫於現實所逼而服毒自盡。然而演戲卻成為了紀培慧融入人群的出口,藉由不同的角色看穿社會上的不同角度,卻也漸漸在演戲的世界裡面迷失,迷失在角色與角色間的情感替代,重現了深藏在心中兒時的恐懼。

「我發現我小時候的恐懼,其實就是我現在的恐懼。這些年我其實很幸運,演出的角色的類型非常多元,很多時候我都在想這個角色想要什麼,卻很少有機會問問自己想要什麼,以前如果你要問我喜歡什麼東西,我會傻住然後不知道該回答什麼,但你問我哪個角色想要什麼,我可以對答如流。再加上我本身可能也很喜歡談戀愛(笑),從高中開始就一直是這樣,我才發現潛意識裡面害怕的東西,卻變成我實際上一直在追求的目標。一直到今年我開始做瑜伽,找到了內心的平靜之後,我才慢慢感受到心靈的充實與飽滿,真的開始知道我自己想要追求的,可能我跟大家的成長順序不大一樣吧(笑)。」

Top by Max Mara, Skirt by Brunello Cucinelli of MINOSHIN, Shoes by N°21 of Madison, Floral Design by Ciao! Flower Design

當然,每個人的人生都有屬於自己的時間線,什麼時候該學習什麼並沒有一定的先後順序,而在訪談中紀培慧也提到,很多時候自己並不是那麼清楚社會化中的人情世故該如何應對,是因為從小媽媽就以相當獨特的方式養育他與妹妹,奇特的生活方式也成為他跟其他人連結上的阻礙,而演戲卻成為了他與人、社會、這個世界連結的最大幫助。

「我記得我們常常逛街逛到一半,我媽看到什麼他想看的東西,他就會自己走去看,然後我跟妹妹就繼續往前走,導致我以前跟朋友出去逛街,我看到吸引我的東西我也就直接走過去,但一般人都會先告知一下同伴對吧?但是我的家庭成員都各自用自己的方式活著,我媽媽就很不像地球人(笑)。但因為演戲的緣故我必須要跟更多人相處、溝通,漸漸地我也接了更多的地氣,很幸運的是老天一直在給我我需要的東西,我也在這一個又一個的角色裡面,慢慢找到了跟人、跟社會…應該說是接地氣最好的方式吧。」

即便接了地氣,紀培慧也曾經在演藝生涯中失去熱情,感受不到享受其中的樂趣,卻因為《變形金剛》的亞洲海選,讓他在排戲的過程當中找回了那股與演員們連結的魔幻時刻,重新拾起演藝生涯的主導權,更改變了紀培慧對於這份工作的想像。而身為一個女演員,自認為相當幸運的紀培慧,想要跟所有正在努力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的女孩們說說自己的理念,他認為最重要的莫過於最簡單的四個字:相信自己。

「其實也很有趣,我的家庭組成就是我的媽媽、阿嬤跟妹妹,都是女性成員,就跟《接線員》的那棟房子裡面一樣,身為一個女演員,我覺得雖然說『相信自己』感覺超級一般的,可是真的好重要,我覺得你只要一直、一直講,大家就可以像瑞典女人一樣強壯(笑)。我從來就不覺得我需要男生幫我開車門,需要男性來拯救我的世界,當然這是很難強迫的一種意識型態,畢竟我們從小就接受這樣的教育,但是我相信有一天這個意識型態會被改變,大家不再下意識會覺得男性、女性是什麼一定的刻板印象,這個議題會漸漸消失在社會上,而我們只要相信自己,就會跟你所相信的一樣強壯。」

Dress by Proenza Schouler

提到了女性對於自我相信所能產生的能量,近期的紀培慧也因為感情的遭遇而更認識自己,也或許是對於書本情有獨鍾,紀培慧近期閱讀了由個體心理學派創始人阿德勒所專寫的〈自卑與超越〉,這本書成為了點醒紀培慧的重要著作,裡面簡單的一句對比,讓他更了解自己現在的模樣,也更了解自己想要追求、成為的模樣。

「『有一類人,永遠都要在感情中交往兩個對象,如此一來他才不需要付上完全的責任。又有另外一類人,他們的理想愛情不存在於現實世界。』很多時候我們忘記了人們都是來修這些學分的,不管是愛情或是人生,所以理想中的愛情是不存在於世界上的,因為每個人都需要經過碰撞才會成長。所以這句話點醒我,讓我對於過去自己的模樣重新檢視,是不是對於另外一半的標準非常嚴格,這樣嚴格的標準是不是就像書裡面所說的『不存在現實世界』。所以說到底,如果你不認識自己,談再多戀愛都沒有用。(笑)」

《接線員》目前已於台灣各地上映,想知道紀培慧如何在異鄉掙扎與困境中,想辦法走出自己的路,而這些過去的經歷又是如何幫助他在演員這條路上繼續往前,不如到電影院更仔細品味這些難得可貴的細節,更深入認識紀培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