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就是當不成好人!專訪《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導演九把刀、主角鄧育凱

採訪:Sebox、攝影:王愷云

由九把刀(柯景騰)改編自己小說作品並親自執導的全新電影作品《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故事講述一群高中生抓到了吃人的怪物,讓怪物成為他們霸凌的對象,由鄧育凱所演出的主角林書偉,從原本受到蔡凡熙演出的段人豪的欺負,漸漸轉變成與他們一起欺負怪物的霸凌者,充滿日系惡意的高校設定從預告釋出就相當吸引觀眾的目光,此片更拿下富川國際奇幻電影節觀眾票選獎。電影即將要在明天上映,狂熱球抓到了一點時間與九把刀、鄧育凱聊一聊這次的拍片經過,更深入了解《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故事背後的有趣命題。

內容含有劇情透露,閱讀前請自行斟酌

從那些年到怪物,其實你不僅在小說的寫作內容範圍很廣,在導演形式也著墨地相當多元,在將文字影像化的過程當中,有沒有遇到什麼樣的問題呢?或是說擔任導演這個職位,你覺得最困難的點在哪裡?

九:其實我沒有刻意想要多元,畢竟也才拍兩部,好像有點不一樣就被覺得是多元,但其實那只是叫做拍另一部電影(笑),我覺得是一個意外啦。我覺得我的優勢是了解故事,為什麼要創造這個故事,以及這個故事要如何變動,都是我自己的創作,所以我不需要再花時間經營「為什麼」這件事情。至於在畫面上,我其實從寫小說開始就非常有興趣,即便是很多人覺得當導演最難的一件事情,就是把文字影像化的過程,我覺得那根本就也還好(笑),只要找到一個跟自己默契很合拍的攝影師,這件事情就變得很簡單。反而是在執導演員上面我自己覺得很不足,因為我並沒有拍過電視劇、MV 或是其他的影像作品,所以一開始要如何跟演員溝通,是我最大的問題。

不過我覺得在執導鄧育凱這方面是最容易的,因為我可以直接剛他講戲,其他的演員比較沒有科班經驗,還是必須要從走位、動作等等的地方一步步指導,這種事情是我覺得當導演最無聊的事情。反而是與人的互動上,才是我當導演最需要熱身、磨練的地方,其他的細節我覺得只要找到一批很好的工作人員,就沒問題了。

這次在電影的設定上面,預告我們可以看到蔡凡熙比較誇張的演技,不過我其實更喜歡林書偉這個角色的描寫,也正如你過去在《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時候把自己直接寫入故事裡面,你覺得這次在寫作的時候、執導的時候,把自己的某一面注入在這個角色裡面呢?

九:我從小成績就不好,也不會打小報告,我是負責講笑話的,而在班上其實沒有太多像是段人豪這樣的學生,所以這個班級其實算是我想像出來的一個「充滿妖怪的班級」。我覺得林書偉這個角色可能跟我有一些相似的心境,但我並沒有注入太多自己在裡面。

那鄧育凱呢?畢竟你要詮釋這樣一個角色,你覺得林書偉跟你像嗎?在拍片的過程中,九把刀如何引導你進入這樣時而內斂時而爆發的一個角色?

鄧:我國中的時候很乖,後來到了華岡藝校就慢慢改變,(編:變壞了?)當然不是啦!(笑)在裝扮上、講話上才開始有些改變。我記得印象深刻的是國中的時候,因為我媽媽希望我考一個好的高中,所以我就很認真念書,有一次我離開教室要去福利社買飲料,有一個女同學就伸腳想要絆倒我,但還好我跨過去了沒發生什麼事情,他就用很瞧不起的眼光看著我,當然我不理解他在想什麼,不過這種接近霸凌的事件我自己感觸蠻深的,也蠻有經驗的。

九:應該沒有真的被打吧?

鄧:是沒有啦,但還是有一些威脅之類的。

剛剛九把刀自己承認他在執導演員上面比較菜一點,但他也提到你是很快就上手的演員,你覺得九把刀在現場有什麼樣讓你印象深刻的導演方式,打通了你的任督二脈進入這個角色?

鄧:例如當我下一場要拍比較情緒激動的戲,他就會叫我去旁邊沈澱一下,過一陣子他再走過來跟我講這場戲他想要我演出的樣子,以及他對於這個角色的看法。我記得當時在拍《共犯》的時候,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演戲,第一顆鏡頭就拍了 20 幾次,我就變得很緊張,但這次在拍《報告老師!怪怪怪物》的時候,因為前期有很多戲劇訓練,我就從那個時候開始要求自己要做到 100 分,所以到了現場拍攝的時候就不會那麼緊張,再透過導演的講解其實我很快就知道他想要我演出的東西是什麼。

九把刀當初怎麼會想要找鄧育凱來演出這樣一個角色?你覺得跟鄧育凱的合作有什麼有趣的細節?你覺得他有達到你當初預想的角色標準嗎?

九:我覺得他的角色是最符合我一開始想像的角色,因為他的表演完全沒有出差錯,其他人是因為一直出差錯,我才開始調整角色(笑)。在林書偉的角色上,我其實捨棄掉蠻多東西的,包括為什麼他會被全班討厭,他的家庭是如何如何導致他現在的行為,這些標籤化的東西我都省略掉了,我在電影裡面給的線索,就是要塑造出一個非常想要當好人卻失敗的人。你要說他是壞人嗎?他那麼努力想要當好人,不就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嗎?在所有因為他當不成好人而指責他的人裡面,有多少人可以接近這個角色?真正知道他付出了多大的努力?他並不是一個因為被欺負,所以要跟著一起欺負別人的人,重頭到尾都不是這麼簡單的設定。

既然九把刀這樣說,那鄧育凱你自己覺得林書偉是一個好人嗎?

鄧:我覺得他是一個好人,因為他最後喝了那個東西,跟大家同歸於盡,所以我覺得他是好人。

提到好人、壞人,在《報告老師!怪怪怪物》裡面,我可以很強烈的感受到《告白》、《渴望》這種充滿校園純粹惡意的電影作品的風格,這是你一開始就想要朝向的製作方向嗎?

九:我覺得《告白》做的最對味的一點就是他讓每一個角色都回歸到人的身分,他讓老師變成「人」,老師也會復仇,不管對象是不是小孩,然後小孩也很可惡,不會因為他是小孩就值得被原諒。在小孩殺老師的小孩,老師殺小孩的媽媽,小孩覺得在全校面前爆炸很酷,所以他想要爆炸,在這些事件當中《告白》所陳述的惡意並沒有界線,這也是讓我非常著迷的地方。你說告白給了我什麼啟示,…我太久沒看了所以我不知道。(鄧大笑)因為我沒有因為要拍這部電影又回去看一次。

對我們這種從小看漫畫長大的小孩來說,和好這件事情太簡單也太重要了,你說〈七龍珠〉裡面的貝吉達(達爾)把餃子幹掉了,但他最後還是跟悟空變好朋友,比克也是這樣阿,太多角色都是這樣了,我愛羅也是、佐助也是,他們都互相殺了對方很多好朋友,但只要面臨一個衝突,一個威脅,他們就可以因為想要解決、想要對付他而站在同一陣線。我覺得在電影裡面,朋友不一定要在同一個階級才能是朋友,他們或許會經歷很多摩擦,最後才成為朋友,這都是有可能的,所以在成為什麼樣的人的問題上,我希望我的角色是有掙扎的。

聽起來鄧育凱的角色在設定上其實非常的複雜,你所經歷的心路歷程是非常兩極的,你自己覺得在演出時最讓你印象深刻的戲是哪一場?

鄧:其實一開始的故事設定結局並不是這樣,一開始…

好等等,所以導演一開始設定的結局是?

九:一開始設定的結局是他幹掉所有人,然後很快樂的回家,接下來有一張畢業紀念冊的照片,每個人的椅子上都放著黑白的遺照,連老師都是遺照,只有他一個人坐在中間比 Yeah!他覺得自己大禍全勝。但這就是一個很邪惡的結局,我證明了「惡」才有價值。

那為什麼想要改掉呢?

九:因為胖女孩出現了,寫劇本寫到後來我其實蠻開心的,最後要拍的時候心情很開闊,所以覺得應該要讓主角能夠分辨是非,最後讓胖女孩活下來,才是正確的事情。

那你覺得我們所處的世界,在善、惡這件事情上面,跟你的電影是一樣的嗎?

九:我覺得我的電影蠻寫實的欸,就像裡面的誠實商店,那個智障沒有辦法存活下來是事實啊,新聞不是也報導了誠實商店沒有辦法繼續營業的消息嗎?對我來講,怪物殺了那麼多人,但你不會覺得他是壞的,相反地段人豪沒有殺人啊,老師也沒有,但你看完電影會覺得他們很可怕。

好,我們回到鄧育凱的角色,你最印象深刻的橋段是哪一個部分呢?

鄧:我自己最印象深刻的就是結局的這場戲,一開始九把刀問我會不會跳舞,我不是很理解這個問題,後來結局改成這樣我才了解為什麼,對我來說這是讓我很震驚的一個故事結尾,我很喜歡。

那麼接下來想要挑戰什麼樣的角色呢?

鄧:我覺得因為我的外表的關係,很多人會覺得我看起來很乖,所以我想要挑戰反差更大、更極端的角色,或許是那種看起來很乖,但心中很邪惡的角色,跟長相反差比較大的角色。

九:我下一部想要拍《尿垢俠》,你要不要來試試看,就是一個喜歡蒐集人家尿垢的角色…

鄧:(傻笑而不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