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羊專欄 / 《陰森林》:如果這個理想還值得守住

文/ 盲羊

故事開始於一個葬禮。一群穿著古樸的人,居住在森林裡的一個村落中。森林裡有怪物,但怪物與村子和平共處多年,彷彿有互不侵犯的約定。村子裡充滿秘密和禁忌(不能提森林裡的那個東西、不能拿禁忌的紅色、不能穿越森林到外面城鎮),只有瘋瘋、像孩子一樣的諾亞去觸碰挑戰這一切。電影一直暗示小村落存在危機,長老們討論,但卻一直告訴村人與孩童:沒事,一切是狼的作為,不是森林裡的那東西的攻擊。直到男女主角對村人公開將要結婚的消息,爆發了村子從未有過的殺人事件,才使長老與村人被迫正視一切,藏在這村子裡的秘密也因此被揭開(雖然直到最後也只有女主角知道真相)。

這不是一部恐怖片(裡面沒有什麼特意嚇人的場面,也沒有超自然的設定),而是一部懸疑片。電影一開始像是成人童話,好像是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的村落,隨著劇情慢慢揭開這個村落神秘面紗。最後我們知道這個故事與那個村落,是一個世外桃源,是由一群在文明世界中受過傷害的人建立起來的小世界。到最後我們才知道故事不發生在過去,而是發生在現代,只是因為最初建立村落的人,為了保存那純真和良善,利用了傳說和故事,將村子與外界隔離,創造了一個與世隔絕、與世無爭的地方。也是到最後我們才明白電影試圖探討的是:純真良善、公理正義常存的世界,是否可能存在?

電影告訴我們:即使封閉如此,罪惡依然會進入,而且是由最純真無知的人所發動。純真並無法保存良善,也無法保證公義。理想國、世外桃源是接觸過文明者付出一切想要維持的世界,但在世代交替之際,他們需要面對的問題是:究竟要為了他們立下的規定,還是為了救回那一個年輕的生命?他們選擇了後者,並且告訴自己:如果這個理想還值得守住,女主角就會平安回來。

最後女主角平安的回來了,瘋瘋的諾亞意外的行動使原本是傳說的怪物成為真實,村落似乎可以回到原初的樣貌,繼續他們與世隔絕的生活。故事到此,算是如童話一樣的完美落幕-守住了規定,救回了生命,也成全了愛情。

這是一個懸疑殼童話骨的故事,氣氛的詭譎、畫面的美包著愛的超越性。奈‧沙馬蘭創造了一個迷人的世界,講了一套文明人不會相信的道理。以為是看恐怖片的人必然失望,但我個人十分喜愛。

撇開那世界是不是需要守住的大事,電影裡的情感觀大概更讓人難忘。盲眼女主角說的那句「人會特意不去做想做的事,以防別人發現自己很想做」,適用於他和男主角,也適用於男主角的媽媽與女主角的爸爸。電影裡,這種情感觀是盲眼女主角的洞見,而我以為這也是那個村落與世界不同的地方(每個人都守著自己的身份和秘密,安靜不逾越的過日子-除了諾亞瘋顛不知如何自處的諾亞外)。

***

「這裡是我的樂園」:https://www.facebook.com/ueiwei/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