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不斷嘗試台灣類型電影的可能 — 專訪《痴情男子漢》導演連奕琦

從《命運花妝師》到《甜蜜殺機》,可以發現台灣導演連奕琦在類型電影上面的不斷嘗試,今年一口氣帶來了兩部作品,包括了大卡司大製作的《破局》之外,就是顛覆過往校園電影的《痴情男子漢》,這一次小連用了什麼樣的方式創造了一個嶄新的角度打造截然不同的台灣電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

狂:當初為何會接觸到《痴情男子漢》這個案子?

連:因為那時候在籌備《破局》,主要是這部片的製作比較大,演員需要等檔期確定,然後有一個空擋舜哥就來找我,說真的當初看到故事大綱的時候我還沒有決定要拍,畢竟只是大綱,可能性很多,我以為他們想要往時下的青春片走,但後來才知道舜哥想要親情、祖孫跟成長,這點反而比較吸引我。

狂:相較於之前兩部作品,這次為何主要是以年輕演員當作主要角色?

連:可能是劇本出來之後吧,發現真的沒有辦法找線上演員,因為角色多,這樣的話要找很多的線上演員是一件困難的事,如果有素人也有線上,素人一定會被邊緣化,除非那個素人角色很多,不過說真的以台灣線上演員,我們那時候也湊不到那麼多人數。

狂:蔡凡熙今年的作品從《通靈少女》到這次《痴情男子漢》都受到了高度關注,身為導演你怎麼看這位新演員?

連:我覺得他就是有天份,這很明顯的,沒辦法否定這件事,我甚至都覺得他自己知不知道自己有天份?這個我也覺得很有趣啦,應該是說我跟他合作的時候《通靈少女》還沒有播出,他自己沒看過自己演的作品被剪接、被做成影片之後的成果, 所以某個程度他都處在第一次拍片的情境中,我覺得拍戲你必須看到你的東西被播出,那才是完整的經驗,才會知道你當時是這樣想,最後拍出來是這樣子,但他那時候完全沒辦法參考那些,他只能做那些事情,再做一次,只是換一個團隊跟他做,我跟他拍到一半的時候,我就覺得他已經有在掌握表演這件事,他慢慢地可以自己去理解我給他的一些指令,這有經驗的演員才會有的能力,到後面我已經不用說太多。

狂:在沒有太多「履歷」可以參考的情況下,為什麼會選擇蔡凡熙飾演二崁這個角色?

連:他的氣質吧,或者就是給我的感覺是有變化的,第一次跟他碰,說穿了就是那種在西門町碰到長得不錯的帥哥,第二次碰面我其實不太知道是不是他有看我們給他的資料而有做調整,就感覺…他有一個面向是我第一次沒有感受到的,那個幅度蠻大的,

狂:除了蔡凡熙之外,王淨、韓笙笙兩位都是外型亮眼、放在銀幕前面很漂亮的年輕女生,你如何找到兩人的不同或是相似之處?

連:我想像中的曼麗其實是要有一點台的,當初王淨試鏡的其實是心兒,然後他就演得很爛、很台,我就覺得你根本不是那樣的人,但我當下會覺得你會是曼麗(笑),韓笙笙的話剛好相反,她一開始是試鏡曼麗,我跟她第一次見面不知道她是緊張還是怎樣,她講話沒有停,然後一直笑,所以我不覺得她是來試鏡的,反而是來聊天的,然後聊完了,這件事完成了,其他的就不關她的事了,當下她給我的感覺就是簡單跟乾淨吧那時候。

不過他們三個人來講,韓笙笙會最辛苦,因為她的戲都是拆散的,對新人來說比較辛苦,就是她今天來演,可能跟大家都熟了,但下一次拍又是十天後,她不像其他兩個人就是很密集的處在這個狀態裡,拍的時候感覺好像都會拍很久,但是沒辦法,因為她一來,對她來說就是重來。

《痴情男子漢》讀心少女曾心兒 幕後花絮

外表看似冷靜的 #韓笙笙 其實內心很嬌羞,現實生活中遇上 #痴男二崁 她又會如何抉擇呢?#今夏唯一青春愛情電影預售套票超優惠→https://goo.gl/8QW75R痴情男子漢 韓笙笙 Dara Hanfman-#一個人是寂寞 #兩個人才是愛情《痴情男子漢》8/18 在一起

痴情男子漢发布于 2017年8月8日

狂:找李英宏是什麼契機?

連:我們找這個角色找很久!但完全就是剛好他發專輯,然後我們籌備的時候一個 Casting 整天在放他的歌,然後他 MV 又拍得很好,就想說找他來試試看,但這句話其實有點半開玩笑,因為你不知道他本人的狀態是怎麼樣,同時也會擔心他的年紀偏大,但最後透過造型和他自己的感覺是搭的。

狂:為何會找到 Leo 王詮釋這個很有趣的角色?

連:本來我就把 Leo 王設定成一個串場、或者是說書人,或者你把他解讀成二崁的內心,都可以,就是希望他是一個這樣的功能,那時候本來就是在找一個能唱的人,一開始提的是伍佰,因為有愛妳一萬年這首歌,後來也沒有正式聯絡啦,因為我們會想說伍佰和整個組合會不會太跳 Tone ,怕會模糊焦點,他這個人的存在感太高,只要一出現那個故事比例就會失衡,尤其在主要演員都是素人的情況下。

狂:從《甜蜜殺機》到《痴情男子漢》,都來到高雄拍片,對這個城市有什麼獨特的情感嗎?

連:會選高雄有一點因緣巧合,其實先前有一些版本的劇本是沒有澎湖的,但高雄卻一直都在,也許我就是不太希望故事角色有太強烈的都會性,像我前面說的,希望曼麗有一點點台台的,包括那個廟也是,也有想過台南,不過後來會覺得台南和京都的市容感覺有些相像,所以還是選回高雄。

狂:從高雄、澎湖到京都,不僅僅是城市的轉移,畫面風格以及色調的變化也有所不同,導演自己有刻意做出區別嗎?

連:對對對…這部戲可能除了澎湖吧,幾乎沒有場景的建立鏡頭,我們就是一直跑跑跑講故事,所以我希望這些場景要有他的氣氛,所以我不想花力氣再去拍空景,可能有的應該真的就是澎湖,但對我來說那也是情緒鏡頭不是建立場景。

狂:這次的攝影指導從車亮逸換成林宥辰,在合作上有什麼不同?

連:也沒有說特意換,一方面當然就是 Randy (車亮逸)現在太紅太貴了(笑),另一方面是我自己覺得這次我想要拍的質感會細一點,我覺得 Randy 拍的東西比較生猛、粗獷,這次的故事我比較沒有從 Randy 身上看到這些面向,那我也不確定他有沒有興趣,那 Mego (林宥辰)就是有看過他的 MV 作品,然後那個攝影和打燈方式我蠻喜歡的,就開始跟他接洽,我認為他對畫面的美有他的堅持,當然這也是我跟他合作的原因,我自己有時候會因為不想重複而改變,但他就會有他自己的堅持,我也會給予尊重。

狂:這幾年好萊塢開始重視一些 80 、90 年代的復興,除了歌舞片的重現,電影也開始使用大量的知名流行音樂,導演這次在《痴情男子漢》也讓人有這樣的感覺,有刻意去營造這樣的樣貌嗎?

連:其實像我們剛剛講到 Leo 王這個角色也是為了解決技術上的問題,因為先前二崁和曼麗有太多鋪成,那個拍出來我自己評估大概要 20~30 分鐘,那時候就在想要怎麼縮短,因為光是那個就這麼長,所以就想到唱歌是最直接的,唱歌的過程我又可以把畫面放進去,又不會損失觀眾理解二崁對曼麗的愛,甚至會更瞭解,因為起了這個頭,我後面就自由了(笑)。

至於歌曲的風格,有曾經考慮過年輕的觀眾,要不要換蘇打綠啦,旺福啊,這些我都有在找他們的歌,或者是 S.H.E,寫劇本的過程中都有試著去想這件事,只是那些歌擺進來可能對我來說好像沒有目前的歌這麼貼合,因為目前的歌就是我寫到那邊,就應該是放那一首,可能就是這樣我想要拿別的歌替代就沒那麼密合;而我沒有那麼想懷舊啦,所以在編曲的過程中,如果有新的可能最好,要這個歌只是要他的歌詞內容,我說穿了最後只是要這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