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 BUFF 專欄 / 《The Shape of Water》:擱淺的戴托羅

每次看到吉勒摩戴托羅(Guillermo Del Toro)的名字,牙齒總是一陣酸痛。除了恨鐵不成鋼之外,他近年的電影總是有種搔不到癢處的感覺。好吧,事實上,他自2006年《羊男的迷宮》後就沒好過。《地獄怪客2:金甲軍團》是個完全的災難,《環太平洋》明顯是又一個好萊塢「暑假鉅獻」(只有配樂堪聽);《腥紅山莊》嘛,HP值有稍微回升一點,但大部份是靠驚人的美術與場景設計。他在威尼斯影展首映的最新作品《The Shape of Water》,我要很惋惜地說,犯了同樣的老毛病。

The Shape of Water》場景設在1960年代巴爾迪摩,艾莉莎(莎莉霍金斯飾)是一個女清潔工,在高度機密的政府實驗室值夜班。身為啞巴與孤兒的雙重身分,艾莉莎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人,除了她的同事傑爾妲與鄰居畫家吉爾跟她聊聊天以外,基本上沒有社交圈可言。然而艾莉莎活得很自在。有一天,實驗室送來了一個新「資產」(The Asset),隨之而來的是一個冷酷、金魚眼、種族歧視的政府官員史崔蘭(麥可夏儂飾)。史崔蘭堅信「資產」所擁有的神秘力量可以幫助美國人打贏與蘇俄的太空競賽;同時艾莉莎並不了解與「資產」的相遇即將改變她的一生。

這還只是電影的開頭而已。可以明顯地看出,《The Shape of Water》把幾個電影類型浪漫愛情喜劇、冷戰黑色電影(cold war noir)、歌舞片、甚至有點B級片那種飽和鮮豔的電影色調全部融合在一起,打造出一種視覺上的愉悅。換言之,這是一部很「好看」的電影。

然而,儘管本片攝影與美術達到一定的水準(例如,本片的開場鏡頭,夢到整個公寓都泡在水裡,連她自已也載浮載沈的艾莉莎,算是戴托羅近年來最好的開場鏡頭之一),也儘管戴托羅的劇本觸碰到許多有趣的議題:如冷戰、種族歧視、同志(畫家吉爾為同志角色)、邊緣人(幾乎所有角色在劇中都是某種邊緣人)等,這一切卻都只是點到為止。我原本對像冷戰這樣的大背景設定有所期待,結果戴托羅真的只是為冷戰而冷戰。故事沒有深度,視覺效果再好都是枉然。

The Shape of Water》還是有幾個不錯的亮點,例如再次證明莎莉霍金斯是個絕佳的演員,即使沒有台詞,她依然有著壓倒性的存在感。例如,在電影某一幕(也是唯一的一幕)她開口唱歌,牽著「資產」的手,他們像佛雷亞斯坦與金姐羅傑斯一樣,在古典式的舞台上翩翩起舞。這是我唯一覺得有點意思的地方。

彼得布萊蕭(衛報影評,我都戲稱為老大)曾評《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他的意思大概是「此片就像一條極美味的巧克力棒,好吃,但完全沒有營養」;《The Shape of Water》則像一條包裝極精美的巧克力棒:你只會記得它的包裝有多漂亮,味道?別提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