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麥特戴蒙:當我們縮小時,煩惱並沒有消失不見(上)

文/ Buff

由麥特戴蒙(Matt Damon)、克莉絲汀薇格(Kristen Wiig)主演的電影《縮小人生》(Downsizing),在上個月於威尼斯影展世界首映,電影獲得了相當有趣的評價,而狂熱球特派員也抓緊時間與男主角麥特戴蒙聊上幾句,談談這次演出《縮小人生》的有趣過程。

Q: 這次演「小」角色感覺如何?

這大概是我演過戲份最重的「小」角色。(笑)我想每個演員都想有朝一日能跟亞歷山大潘恩合作。1999年我在派拉蒙第一次見到他本人,那時我就跟他說:「我真的很喜歡你的電影,希望我們有機會合作。」結果之後的 15 年我們沒再見面過。拍《縮小人生》時他來見我,說:「我們以前見過,對吧?」我說,對,而且我還準確無誤地記得時間、地點。

Q: 你認為電影傳達給觀眾的最重要訊息是什麼?

我並不會想要用我的觀點影響觀眾,因為這部電影提供了很多思考的方向、講了很多現今的議題;而有些關於這部電影的評論或想法連潘恩本人都感到驚訝。電影裡講到的種種隱喻,比如為何有時候我們允許自己被差別對待(treated small)、人性的本質等等,都是人們有討論到的。我自己很喜歡《縮小人生》的一點是,當我們縮小時,我們的煩惱並沒有消失不見:衝突、階級鬥爭等都還是存在,還是跟著我們,縮小並不能解決問題。

Q: 導演亞歷山大潘恩說你是唯一一個可以演任何角色類型的美國演員,你自己怎麼看?

感謝稱讚(笑)其實在他第一次來見我時說的更直白:「我最喜歡你的一點,就是你看起來不像一個電影明星」。我剛拍完《神鬼認證:傑森包恩》就直接來拍這部片,潘恩傳簡訊給我:「我希望你今天吃棉花糖義大利麵當晚餐」。他說,我需要你增重,我需要你看起來完全不像傑森包恩,你要看起來像保羅(按:《縮小人生》主角),而你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據我之前聽到的,十年前本來是保羅賈麥提(Paul Giamatti)要來演主角,而亞歷山大現在願意選擇我而非賈麥提,對我來說是一件美妙的事。從這個層面來看,我是幸運的。如果你的外貌有某種條件,你的戲路、角色類型就會變得更寬廣、更多元。某些電影明星漂亮到你很難被說服他們所演的角色是平凡人。這些明星必須花更大的努力去「對抗」他們的外貌;或者,你必須特別強調,雖然他們很漂亮,但他們是水電工。

《縮小人生》劇照

Q: 那麼你需要花更多的努力扮演像傑森包恩這樣的角色嗎?

沒錯,我必須下苦功夫(笑)說真的,我開始拍傑森包恩是45歲,有個也是45歲的傢伙問我背後付出的代價是什麼,我說:「完全不值得,你必須一天健身6小時……」我不知道有誰想做這個,太瘋狂了。

Q: 老婆喜歡保羅還是傑森包恩版本的你?

我是在拍《當我們黏在一起》(Stuck on You, 2003)遇到她的,所以我,呃,有點胖。她在股票的低點時進場嘛,所以她必須接受股票有走高也有走低的時候(笑)我猜她喜歡多樣性?

Q: 這種外貌的條件是否保證了你出門在外的隱私?

以我自身的經驗,我可以跟班艾佛列克做比較。班192公分高,我178,如果我戴個棒球帽出去走不成問題,但班就會吸引人注意,因為他長得比較高。因此跟我相比,他要走在紐約市不被人認出來是比較困難的。但關於這個,我聽過最棒的故事之一是勞勃狄尼洛。馬丁史柯西斯在我們一起拍《神鬼無間》(The Departed)時告訴我這個絕妙的故事:一個法國導演來紐約跟馬丁吃晚餐,並詢問是否可以邀狄尼洛一起出席。馬丁說沒問題,訂了餐廳,一大群人都來了,晚餐也進行得很順利,一個半小時過去了。法國導演問:請問狄尼洛先生什麼時候才會來?馬丁說:他就坐在你旁邊!

當我跟狄尼洛一起拍《中情局誕生秘辛》(The Good Sheperd, 2006)時,他能像鬼魂一樣溜進房間。他同時也是我見過最機警的人,因為他有著不可思議的消失技巧。他一定可以當一個一流的間諜。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