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大佛普拉斯》當中的「釋迦」真有其人

拿下今年台北電影節最佳劇情長片以及百萬首獎的《大佛普拉斯》絕對是今年最受關注的台灣電影,更在第 54 屆金馬獎上強勢入圍 10 項,沒有帥哥美女愛情勵志情節,反而利用了小人物之間的互動和遭遇描述了一個看似陌生但其實和每個台灣人息息相關的故事,其中由張少懷飾演的流浪漢釋迦尤其特別,整片他只有一句台詞,也和角色沒有主要的互動,但乘載了一個巨大且迷人的力量,導演黃信堯也表示,釋迦的角色背景設定其實真有其人:

「為了要把短片片長片,一定要增加角色,而張少懷這個角色是最後寫進來的,那時候其實劇本已經寫到一半了,像土豆啊、高議員啊、副議長都已經加進去了,寫到一半的時候就覺得不對,這些都是很表象的世界,應該要有一個綜觀全場的人,靜靜的看著這些人發生的事情,然後自己非常的淡然看開這一切,就會想他會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所以就加了一個流浪漢的角色,但這個流浪漢不是一般的流浪漢,要捨棄那些刻板印象,就是你也不知道他是哪裡來的,一個沒有過去的男人這樣。」

而釋迦話少、一個人住在海邊的設定,來自導演阿堯自己所知道的真實人物改編,也讓這位總是冷冷的看著主要角色遭遇的旁觀者,在奇幻的存在中變得更加寫實。

「這個角色有我自己的幾個原型,就是我們村子裡面的一個啞巴,他每天就是騎著腳踏車然後就是會撿一些回收,以前有農忙的時候他還有機會幫人去做一些農作物,後來村子沒有農作物的時候他就回去撿回收,另一個就是我以前遇過在安平一個堤防旁邊有一個阿北住在那個海防衛哨裡,就跟釋迦住得一模一樣,我遇到他的時候有跟他聊天發現他以前是個船員,然後他家在附近,只是他退休之後他住家裡不習慣,他跟我說,這個地方沒有電,又可以看到星星,旁邊有水,有風,比較像在船上,他比較能夠睡得著。我覺得這兩個人都是…一個是很冷靜看著這個村子,一個是走遍全世界的人,最後就把這兩個人結合在一起,他可以因為某些原因來到這個地方然後冷靜的看著這個人世間。」

這類生命的凝視者角色在奇士勞斯基的作品中時常出現,他不會有太重要的台詞,甚至仔細思考你很難想出他出現在那個地方的邏輯,《登峰造極》(Million Dollar Baby)的摩根費里曼(Morgan Freeman)就是很好的例子,能夠在國片看到這樣的設定非常讓人驚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