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戴倫艾洛諾夫斯基完整解釋《母親!》的扭轉結局以及背後意義

由戴倫艾洛諾夫斯基(Darren Aronofsky)執導的《母親!》這一個多月來從威尼斯到多倫多引起了不少討論,當然是對於片中令人感到不安、充滿疑問的敘事手法以及表現方式,不過整理評價並沒有想像中慘烈,IMDb 目前 7 分以及爛番茄約 67% 的新鮮度代表大眾以及主流媒體、影評人的意見大約落在中間值,有趣的向來嚴格的評論網站 metacritic 居然有高達 74 的高分,所以如果我們簡單做一個總結,這部片的大量符號對於喜歡探究電影的人來說是一場全新、充滿挑戰的體驗,而對於一般類型電影觀眾而言,則就是一趟坐立難安的旅程,不過其實導演戴倫在一些訪談中不避諱地清楚表示劇本裡面的角色都有明確的對應,Indiewire 整理了在上個月初戴倫於多倫多影展映後訪談中的一些重點

1. 給予電影觀眾截然不同的體驗

相信多數看完《母親!》的觀眾定能非常同意「這是一個完全不同的電影」,他的敘事手法雖然依舊以熟悉的剪輯成立,並沒有太多歐洲感十足的長鏡頭,不過大量的特寫(珍妮佛的鏡頭)對於人物描繪來說也不是太常見的手法,當然脫離寫實的故事也是造成本片遠離觀眾的主因。「我的作品都是來自於我內心某個層面,可能是一種激情,拍電影是很艱難的,它會不斷的逼你每天每天早起,如果你不相信這件事你真的很難持續的做著這份工作。」戴倫解釋對於拍片的心境。

「如果你把《母親!》展開來看,會很像達利的超現實作品,有流著血的嘴巴躺在地板上,然後廁所底部出現了一些奇怪的血肉,同時這是一個擁有心臟心跳的房子,幻景(dreamscape)是電影當中最重要的元素之一,一直到了 70 年代我們的大師馬丁史考西斯(Martin Scorsese)以及威廉佛萊德金(William Friedkin)開始拍攝寫實主義,幻景這件事就被遺落了,路易斯布紐爾(Luis Buñuel)與羅曼波蘭斯基(Roman Polanski)這類的超現實主義大師也同時被遺忘,電影開始變得真實,然後到了 80 年代的奇幻以及 90 年代的英雄世代,一直到現在我們僅擁有一些簡單的英雄作品。」

《母親!》的前期宣傳時,就有不少人透過相關素材(海報、預告)來推敲這部片是 1968 年《失嬰記》(Rosemary’s Baby)的翻拍或是取樣,由上述這段話就可發現戴倫對於本片導演波蘭斯基的推崇以及他對於超現實主義電影重現的企圖。

「如果我們想要給觀眾新的東西,給了之後他們往往會說『這是三小啊!』而當這些電影越能夠成功,我們就有越多機會拍奇怪的電影。」

2. 掌控你的電影、訊息以及行銷

《母親!》的相關宣傳從海報開始,首波就透過他的推特發送( 25 萬追蹤者),在多倫多影展的時候派拉蒙影業發送媒體一張手寫卡片,都是企圖製造全新行銷方向的手法,同時他要求不要在預告當中透露太多的情節以確保神秘性,「對於現在這個世道來說是很特別的,通常你幾乎可以在預告當中看完整部片」戴倫解釋對於預告內容的不同思維。

在檔期的調動上,派拉蒙也整整把《母親!》往前移了一個月左右,就在威尼斯以及多倫多播映結束直接放在戲院給觀眾觀看,「資訊流動的太快,把資訊鎖在一個討論範圍內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戴倫認為在影展後電影的故事將會在不同的平台散播出去,因此倒不如拉近影展和院線之間的距離,當然另一個原因也是高層認為 2017 年的暑假票房並不理想,另外他們寄望本片能夠引起大量的討論。

可惜諷刺的是,因為影展出現了許多極端的負評,讓《母親!》在北美票房上跌了一大跤,幾乎是大開 2300 間戲院的情況下,首週居然僅有 7 百萬左右的票房數字,雖然本片的成本不高,但對於整個電影公司與導演本人的希望落差是相當大的。

3. 關於寓言

戴倫曾經在《死亡密碼》(Pi)、《真愛永恆》(The Fountain)以及《挪亞方舟》(Noah)傳遞一些聖經的寓言隱喻於其中,這次《母親》更是直接把上帝用六天創世的故事當作背景,「身為一個編劇,當我創造這個故事的時候其實是想要走向布紐爾的寓言風格。我把一個世界濃縮在一個空間當中並且讓他成為一個社會的對話,再轉換成人物之間的故事,最後我發現如何透過聖經的核心去闡述它,所以我其實寫得非常快速。」

4. 電影那些看不懂的真相

根據戴倫的許多訪問,他非常大方的解釋《母親!》中讓人非常困惑的故事情節;根據聖經的記載,在上帝創造人類之前有一個天堂樂園,而珍妮佛飾演的則是大地之母蓋亞,也就是我們居住的地球,她不斷的保護存在於這個房子當中跳動的心臟以及所有的擺飾裝潢,最終依舊無法理解為什麼來到這裡的人們都這麼的不尊重主人。哈維爾巴登飾演的角色即是上帝,艾德哈里斯以及蜜雪兒菲佛的角色則代表亞當和夏娃,在第一個晚上艾德蹲在廁所的時候可以看到他的肋骨有一個傷,及影射上帝利用亞當的肋骨創造夏娃,第二天蜜雪兒就出現了。然而在這對夫妻打破了作家的珍貴水晶後,被逐出了這個房子,相對的就在比喻亞當夏娃偷嚐禁果而被逐出樂園。最後,作家發表了新的著作,受到了大量的崇拜者來奉承他,各種人物不斷侵門踏戶讓珍妮佛不堪其擾,各種荒誕的情節接踵上演,其實也就是這幾世紀來人類在地球這塊土地上利用了宗教的名義進行了各種破壞和侵略,卻從不自知。

「《母親!》其實是在描繪付出以及愛,她用自己的生命給予了我們這個星球,她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創造生命,所以同時我們可以在她對抗群眾的時候看到大自然的憤怒,所以寓言的真相就是,人類有著那些不可思議同時無限的資源但我們卻濫用它,從幼園開始我們就學不會把東西弄亂然後收好的好習慣,我們需要感同身受大自然的痛苦以及憤怒。」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