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釜山] 透過演戲探索自我!專訪短片《謎絲》女主角柯佳嬿

採訪: Sebox、攝影:王愷云

從《渺渺》裡面的戴思渺、《百日告別》的曉雯、《五星級魚干女》的芳如,一直到今年票房亮眼《目擊者》的徐愛婷,柯佳嬿漸漸從音樂錄影帶、電視劇、電視電影拍到了電影長片,詮釋的角色性格也越來越多元,而這次帶著全新主演的短片作品《謎絲》(Myth)到了釜山參展,與導演郝芳葳、美術執導赤冢佳仁共同打造一個全新的類型作品,驚悚、詭異的氛圍底下講述的其實是找尋自我、寬恕與認同的過程。此次《謎絲》入圍了釜山影展超廣角單元(Wide Angle)中的短片競賽,也將在接下來的金馬影展特別放映。

狂熱球特派員在釜山影展的期間,很榮幸邀請到了柯佳嬿跟我們聊一聊拍攝這部短片的心路歷程,不過有趣的是,特派員沒有預料到柯佳嬿是一個愛開玩笑的冷面笑匠,先前在金鐘獎的頒獎典禮上,一段與韓國男星張赫共同頒獎的橋段,讓大家感受到他在兩種語言轉換中仍然保有的幽默感。而這次訪談提到短片作品《謎絲》,第一個問題就開了導演一個大玩笑,表示導演本身就是個詭異的人,才拍的出這樣的作品。

《謎絲》劇照

狂:一開始怎麼會想要接下這個有點詭異的短片演出呢?

「因為導演本身就是一個詭異的人(大笑)沒有啦,應該是說他有一個部分有這種詭異的頻率,他才有辦法來拍這樣的作品,但說實話我在拍攝的時候完全不覺得(笑),所以你在看的時候有覺得很恐怖嗎?」

狂:是有一點驚悚啦…

「我自己是不看鬼片,我也覺得我應該不會演鬼片,但因為我跟芳葳導演在拍《渺渺》的時候就認識,後來在《艋舺》也有碰到,在拍片的時候不會這麼覺得,可能是比較放鬆吧(笑)不過我覺得台灣的電影不管是長片或短片,只要看到劇本知道是新的題材、比較少見的話,如果他們找我去演出,我就覺得蠻開心的,有點像是支持更多創作者,以屬於他們的方式說他們的故事。」

還記得在《五星級魚干女》裡面看到柯佳嬿搞笑的演出,當時還不大敢相信本來有著玉女形象的他,怎麼會如此有搞笑的基因,扮醜或是台灣國語對他來說,似乎是與生俱來的能力似的,不過在訪談進行不久之後,特派員就感受到柯佳嬿骨子裡愛開玩笑的性格,一邊說著要把工作人員的咖啡都喝光,一邊談自己演出的心情,情境轉換非常幽默。

狂:那剛開始看到《謎絲》的劇本會很害怕嗎?

「《謎絲》並不是完全就是一部關於鬼魅的作品,這個女主角心裡面有一塊他不願意去正視、面對的部分,在他長大之後他才有勇氣去尋找這個缺憾,而最後他也解開了自己心上的那道鎖,他也接受這就是他自己的一部分這件事情。我覺得在成長的過程中,有些事情是難以向他人啟齒的,也許他講出來還會受到歧視,這個角色要面對的其實是相當複雜的心路歷程,還有因為是短片所以拍攝時間比較短,所以我就接下這個角色了(大笑)。」

短片《謎絲》從一個「長髮過腰,剪髮要挑日子」的禁忌出發,講述主角如何從內在找到過去受傷的自己,解開心裡的鎖,真正接納且認同自己的旅程。提到對於短髮的想法,他自己表示如果有一段時間不用拍片的話,他會想要剪一頭俐落的短髮,因為都沒有長髮的角色要找他演,只在《目擊者》裡面戴了假髮,

狂:有沒有什麼樣的角色是你很想要嘗試看看的?

「沒嘗試過的都想嘗試看看(笑)。我其實蠻想要詮釋那種真的邪惡的角色,不用講話、不用做什麼事情,只要人家一看到我就會害怕的那種角色。當然我也喜歡那種喜劇的氛圍,或許不用那麼誇張,因為在魚干女裡面你必須要丟出很多的能量,體力上面耗費的也比較大。反而像是在《謎絲》裡面,很多時候拍完會想說,今天好像沒有演到什麼就下班了(大笑)。」

狂:你覺得演戲對你來說是什麼樣的一件事情?

「對我來說,演戲很像內在探索的一趟旅程,你只要繼續演戲,這趟旅程就會一直繼續,每個角色都讓我找到更多的自己,剛好又是在我不同的人生階段、年紀,因為演戲必須要不停地分析、了解自己,反而現實生活中的性格就漸漸被微調了許多。自己感受的能力也越來越細膩,你會越來越踏實地生活,與周遭的世界的連結更加深刻,可能很微小的細節也會牽動我的情緒,我現在連看到收容所動物的影片、感人的畫面…等等,現在是連看卡通都會哭,好像更能夠感受到其他人的情感跟情緒了。」

在訪談的過程中,柯佳嬿不時透露出一種相當親近人的氣質,有點像是跟許久不見的朋友聊天,雖然說著幽默、好笑的趣事,卻也感受到他在演藝圈發展時,不同的事件帶給他的成長與蛻變,我們也期待接下來柯佳嬿會繼續帶給我們更多更優秀的戲劇演出,而《謎絲》接下來將會在金馬影展的台灣短打單元特別放映,想要感受一下柯佳嬿前所未有的角色演出的朋友,可別錯過了這次難得的放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