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影] 女版《英雄本色》爽度破表!專訪《女士復仇》導演火火、女主角鄧麗欣、周秀娜

文/ Sebox

去年高雄電影節邀請了香港電影《老笠》來台,年輕導演火火以驚人的社會觀察力,以及對於港式幽默的高度執行力,配上林雪、馮淬帆、姜皓文以及曾國祥等人精湛的演技,開創了融合老香港與新香港的獨特電影類型,更入圍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獎項。而今年帶著全新作品《女士復仇》(Husband Killer)來台,此次邀請到兩位相當知名的香港女星周秀娜、鄧麗欣擔任主角,以兩個女殺手與一名女警察共同的男伴如此有趣的題材,再次讓觀眾感受到火火對於電影語言天馬行空的無限創意。

《女士復仇》講述鄧麗欣飾演的女殺手 Chanel,與老公 David 結婚已經 10 年,相當有自信自己的老公對他忠貞;而周秀娜飾演的女飛賊 Dior 也有一個交往了 10 年的男朋友 David,在一起時連其他女人都沒喵過一眼;兩人卻意外發現了彼此的存在,正想要一起去幹掉老公之時又發現老公還有的三個小四(?),兩人決定一起把這對狗男女幹掉。樂基兒飾演飛虎隊的女警 Hermes,儘管知道自己的男友有老婆也有女友,還是死心塌地跟他在一起,沒想到迎來的是 David 的拋棄,與兩個女殺手的追殺。這下可好了,三個女人要怎麼處理這段詭異交纏的愛恨情仇呢?

狂熱球很開心能與火火以及兩位女主角鄧麗欣、周秀娜進行訪問,有別於《老笠》在議題探討上用黑色幽默包裹的嚴肅,《女士復仇》是一部港味十足的 B 級鬧劇,肯定會讓觀眾(尤其是女性觀眾)看得相當爽快。不過由於鄧麗欣與周秀娜尚未看過完整的電影,所以此次的訪問笑果十足,因為兩人都以為自己在演相當正經的女英雄片,殊不知《女士復仇》充滿這麼多笑料,而火火幽默隨性的回答也讓狂熱球笑到肚子快抽筋。

狂:去年在《老笠》的訪談時,你提過《女士復仇》相當詳盡的計畫,沒想到這麼快你就帶來了這部作品,能否請你談談想要製作這個題材的動機與出發點是什麼?

火:一開始想要拍這個故事是因為,我覺得很多女人的愛情故事,很多時候都是悲傷的,被拋棄、被劈腿…等等,但我們看的電影多數都是拍給男人看的,那些英雄片可以滿足男性對於自己的幻想,卻沒有一部電影是拍給女性的爽片,所以才會想要開始籌劃這個劇本。」

狂:兩位女主角在演出的時候知道電影是這樣的形式嗎?還是

鄧:其實我以為是很帥的在開槍啊、打鬥啊之類的,沒想到是喜劇來著

周:對啊,我們在拍攝現場都很正經的在耍帥欸

火:他們還沒看過電影啦,你這樣說他們都嚇死了(大笑)

狂:帥是真的很帥啦,比《霹靂嬌娃》還要帥

鄧、周:哇~~那就 OK 啦!(全場大笑)

狂:雖然說是《女性復仇》,但電影其實有相當大的篇幅是三個女性在互相鬥爭,這樣的作法是為什麼呢?

火:我在寫這個劇本的時候,我就想像如果我是女人的話,我會怎麼做?我覺得女人的心態就是,我先幹掉他。

鄧:其實在現實生活中也是這樣啊,我們看到很多女生抓姦的時候,一定是先打偷情的女生,男生要怎麼對付就是回家再聊,但首先肯定是先對付那個女生。(大笑)

火:對,我當時候就是這樣想,所以兩個女生打到一半,發現又有第三個女生,就先聯合起來對腹第三個,然後三個人突然間醒過來說「我們幹嘛這樣互相鬥?」才轉而對付這個負心漢,三個女生最後還變成了好友。

狂:那我就很好奇,兩位女演員在現實生活中,假設遇上了這樣的狀況,也會這樣處理嗎?

鄧:我覺得第一個反應肯定是這個女生是壞人,這個第三者搞壞了我跟我另外一半之間的感情,搗亂了我的生活,但現實生活中雖然沒有遇過這樣的狀況,不過如果是我,我還是會先找這個女生來談判或是了解一下。

火:我就想到電影裡面有一場戲,他們電話中約好說要出來談一談,然後下一幕就是兩個人在天台上拿著狙擊槍,一邊罵著「賤女人看我打死你」(大笑)

鄧:對,就是這個感覺,不過真實的我是比較理智的,我會覺得可能那個女生也不知情,所以怎麼錯都是男生的錯。

周秀娜

周:我覺得第一反應會很生氣,直接就覺得是另一個女生的問題,肯定不會第一時間就來反省自己、反省男友或是反省我們之間的問題,最自然的反應一定是衝動,但冷靜下來之後才會真正去思考,是不是自己的問題,或是我這段關係有什麼樣的狀況,才會有第三者出現,所以我覺得我的反應跟 Dior 是一樣的,想要約他出來談談。

鄧:我會好奇看看那個女生長怎麼樣,約他出來看看,如果沒有比我漂亮就好(大笑)

狂:因為兩位演員過去的作品並沒有如此外放的表現,這次在詮釋這樣的角色時,導演有沒有給你們一些電影或是角色的範本作為參考?

鄧:我們最好的範本就是導演(大笑)不管是我跟周秀娜或是樂基兒,火火都能夠演出來,我們都會問他說這場你想要我們怎麼演,他就會演給我們看,那個感覺抓到了就對了。很多導演都會給一些其他的電影、角色作為參考,但火火的參考就是他本人(笑),因為他很愛演。

火:不不不…不是,因為我的工作方式比較不一樣,我是一個演員,我在創作的時候最痛苦的就是我的編劇,因為他寫完劇本的時候就會被我罵髒話(大笑)。比如說電視劇的劇本裡面,我討厭你的時候我就會說「我討厭你」,但這樣就不好玩啦,所以我就進入那個角色的心情裡面,想著如果我討厭你我會說什麼,我就想了幾個小時想到,我討厭你的時候可能我會說「你吃飯了沒啊?」但這要怎麼演呢?我就會跟編劇在房間裡面演很多次,所以在現場我就會演給他們看那個感覺。

導演:火火

狂:這樣子對演員來說是不是到了現場才會知道劇本到底在做什麼?

火:對啊,很多演員看完我的劇本是不知道在幹嘛的(笑),可能他以為這場戲是在說笑話,但其實是在對峙的,我的對白很多都是廢話,所以我會需要讓他們知道我到底在寫什麼。

鄧:因為我自己是第一次拍這類型的電影,拍攝的時候好像跟正式的電影不大一樣,所以演出的時候我自己覺得是很不按常規的,所以我必須要一直問他想要的感覺是什麼,如果我太用力演或方向不對,就變成文藝片了。

火:周秀娜就最喜歡問問題了,因為他可能不知道我到底在搞什麼鬼,他會問我說這樣子正確嗎?好看嗎?可能他心裡也覺得「這個導演不知道到底在幹嗎」(大笑)但他沒有說出來,所以一直問答的過程中他們才能找到正確的演出方向。

周:我很喜歡問問題,我覺得我跟導演討論的時候,第一時間我就覺得故事很棒,很想要演其中的角色,我也很喜歡這類的電影,一種男生的思想但借助女生的身體演出,很英雄主義,不用那麼多廢話直接開戰,所以在片場的時候會想要知道多一點。

火:在酒店的走廊那一場戲,周用耳機在跟鄧說話,一開始他演得很嚴肅,我就跟他說「不要啦,你邊講邊笑啊」,他就像是《英雄本色》裡面的周潤發,你看周潤發在開槍的時候還會做個鬼臉,而鄧就是狄龍,他是很嚴肅的,這兩個角色如果說有範本的話,就是小馬哥跟狄龍吧!(全場大笑)

狂:電影裡面把 David 這個角色的臉從頭到尾擋了起來,甚至在他的臉上斗大的寫上他的名字「David」,這樣特殊的作法有什麼樣的用意呢?

火:正如我一開始說的,我希望每一個女生去看的時候,都可以有所共鳴,覺得很爽,我就想說要找誰來演這樣一個角色呢?如果我求劉德華,他真的來演了,但觀眾就會覺得「那是劉德華啊,他老婆又不是我」(全場大笑)如果是劉青雲,大家就會覺得「劉青雲才不會這樣勒」。我想了很久不管找誰來演都很難讓所有觀眾都有共鳴,所以我就讓這個角色完全沒有露到臉,讓觀眾覺得這個人可能就是他旁邊的男友、另外一半,我就只告訴你他叫做 David,可能就是你身邊的 David。

狂:所以 David 到底是誰?(笑)

火:喔他是一個很有名的香港男演員,當時我找他演的時候就跟他說「我要找你跟鄧麗欣、周秀娜一起演戲,你要演男主角」,他的表情整個嚇傻了,直說好啊好啊,但我就立刻跟他說「但你從頭到尾都不會露臉」,他整個臉就垮下來了(大笑)。但他還是有好處啊,他跟兩個女明星很多親密的戲啊,有親也有床戲。

狂:我對於電影裡面有一個主要的場景非常感興趣,那就是三個人在打鬥的龍華酒店,我記得這曾經在《古惑仔》裡面有出現過,當初怎麼會想要選這個地方呢?

火:很多的香港電影都出現過這個地方,包括彭浩翔導演的《買兇殺人》、《志明與春嬌》啊,或是更早期一點李小龍的電影,這個地方也是李小龍私底下很愛來的地方。

狂:那為什麼會想要選這個地方作為主要場景呢?

火:沒有別的地方可以選了。

狂:好。(全場大笑)

火:沒有啦,因為要在香港找到這樣一個地方,真的很難,要有那樣的庭院後面又要有廢墟,這是很難找到的場景。

狂:電影中有拍到很多次上面斗大的招牌「嫩鴿、肥雞」,這個畫面想要帶給觀眾什麼樣的意含呢?

火:其實就是我覺得漂亮啦。(笑)

鄧:我覺得這兩個都是這間酒店的招牌菜,你進去不會兩個都會選,你吃雞就不會吃鴿,有點像是兩個紅牌對立的感覺

火:哇!你比我還會講電影啊!(全場大笑)你現在知道我為什麼要找他們兩個來演了嗎?除了漂亮以外他們很有腦袋的(大笑)。

礙於時間的關係,與火火導演與兩位美麗的女演員的訪談只能在這裡中斷,但《女士復仇》的驚艷程度絕對不只是文字敘述那麼簡單,包括兩位女主角的服裝也被火火導演稱為是「三級片低俗的造型」,這樣的作法完全超越了物化女性的範疇,體現了一種解放女性的生理構造的爽感。無論如何,《女士復仇》這部鬧劇形式的作品,的確開創了某一種另類的香港電影類型,去掉正經的論述與議題探討,觀眾感受到的是更強大的昆汀式的爆炸快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