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大衛芬奇如何用攝影技巧綁架你的眼睛

文/ Sebox

近期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推出了他與 Netflix 合作的影集作品《破案神探》(Mindhunter),不僅在影像上充滿了對於自己電影的致敬與引用,影集的規格也讓人感受到大衛芬奇移植電視平台,但同樣套用電影作法的企圖心。日前 The Nerdwriter 看了一兩集《破案神探》後,發現了一件相當有趣的事情,即便在影集以外的現實世界,他仍然會出現一種怪異的既視感,好像自己的人生也被大衛芬奇的導演手法控制著一樣。於是他製作了一支相當有趣的影像分析,來告訴你大衛芬奇如何綁架你的眼睛。

The Nerdwriter 立刻回顧了大衛芬奇過去的影像作品,很快地他發現自己的視覺被綁架最主要的原因:跟著人物移動的攝影手法。當我們仔細觀察大衛芬奇的影像作品,就會發現不論是近距離的特寫,中距離的半身景,或是複雜的場面調度,大衛芬奇在攝影機的使用上,一定會跟著影像中角色而移動。這樣的移動並不只是配合角色的移動而運鏡,而是每一個角色的動作、走位與攝影機的運動都必須完美配合,以此才能讓觀眾在觀看時感受到每一個角色在呼吸、哭泣、講話、跑步等等不同動作時的律動,這也難怪先前有許多消息指出大衛芬奇的鏡頭都會拍上好幾個 cut。

不過 The Nerdwriter 在影片中提到一件他覺得弔詭的事情,許多評論家在形容大衛芬奇的電影時,多數會以「疏離」、「冷淡」甚至是「有距離感」形容他的電影,然而 The Nerdwriter 認為大衛這種跟著角色細微移動的運鏡方式,反而更能讓觀眾感受到角色的「人」味,甚至讓觀眾跟角色分不開,感受到電影中角色在動作時的空間感,再細微的小動作也能被大衛捕捉到。

此外,演而優則導的美國電影人羅蘋萊特(Robin Wright),在執導《紙牌屋》(House of Cards)之前,大衛芬奇也給了他一些相當有用的建言。

「你執導的每一個場景,你演出的每一幕,都是一樣的,那是什麼呢?行為除以時間,就像分數一樣。(或翻譯成:隨著時間改變的行為都是細微的 “Behavior over time, it’s a fraction.”),行為永遠是最重要的東西,所以在你讀劇本裡面的每一個細節,不論是演戲或是執導,仔細看著其中的行為。」

The Nerdwriter 認為大衛芬奇非常著迷於人的行為舉止,因為行為舉止反映出的是一個人的性格,以及他的所望與所求,從角色的動作細節就可以感受到這個角色的情感、情緒,這也是為什麼情緒「Emotion」(情緒、情感)這個字有「motion」(動作、位移)在裡面,這個字來自拉丁文的「movere」意思是動作。電影裡面情緒就依靠著動作釋放出來,而大衛芬奇讓攝影機鎖定著電影中的演員動作,觀眾不知不覺就會與這些演員的表演相互連結,當我們在現實生中也感受到對於細節同樣的關注與注視時或許大衛芬奇已經綁架了你的眼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