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金獎攝影師約翰托爾談《超感8人組》以及李安新片《雙子殺手》

文/ Sebox

約翰托爾(John Toll)或許不是一個太過有名氣的名字,但事實上他曾經入圍過三次奧斯卡最佳攝影獎,更以《真愛一世情》(Legend of the Fall)、《梅爾吉勃遜之英雄本色》(Braveheart)兩次拿下此獎,更在 1998 年以《紅色警戒》(The Thin Red Line)拿下柏林影展特別榮譽攝影獎,不過那些都是 2000 年以前的事情了。近年來約翰與幾位非常有名的導演合作,包括與班史提勒(Ben Stiller)合作《開麥拉驚魂》(Tropic Thunder)、《駭客任務》(Matrix)創作者華卓斯基姐妹製作《雲圖》(Cloud Atlas)以及《朱比特的崛起》(Jupiter Ascending),更與李安導演嘗試全新的 1 秒 120 格攝影新技術,擔任《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的攝影執導。

不過更令人意外的是,這位拍過相當多長片作品的攝影師,近期也進入了影集拍攝的世界,包括拍攝由文斯吉利根(Vince Gilligan)創作的熱門影集《絕命毒師》(Breaking Bad),近期也與過去合作過的華卓斯基姊妹合作,擔任 Netflix 原創影集《超感8人組》(Sense8)的攝影執導。日前在訪談中,他表示在電視與電影這兩個媒介上,他的工作並沒有太大的差異,重要的是你與什麼樣的導演合作,而對於大銀幕與小銀幕的切換,他也不認為是那麼絕對地黑白問題。

「基本上你沒有辦法預期觀眾會用什麼裝置看你的作品,如果你在拍一部劇情長片,那麼那就是你考慮的優先,但人們在電視上看電影也行之有年了,我想如果你講的是一個很棒的故事,能夠引起觀眾的共鳴的話,在大銀幕上的確會給予觀眾相當極致的觀影經驗,但並不是換到小裝置這部電影就會失敗。」

約翰在 1985 年以海灘男孩的紀錄片《The Beach Boys: An American Band》正式成為攝影執導,在訪談中他表示過去他一直都在紀錄片公司擔任 PA 人員(公共廣播,聲音處理的專業人員),後來慢慢變成攝影助理,才成為攝影執導。他表示當時一聽到有機會能夠拍電影他就立刻答應了,而不管他獲得的機會是紀錄片或是廣告,他都會接受不同的挑戰,因為那有助於他在不同的形式中訓練自己,這些經驗也在他擔任攝影執導時幫助良多。

「最好的例子就是《超感8人組》,我必須要過去拍過不同的電影的經驗拿出來使用,我們必須要以相當流暢、自然的方式來說這個故事,同時又要與故事本身的性質有所連結,更要與拉娜華卓斯基的執導方式配合,他也是這個影集的主創、製作人以及導演。因為拍攝地點相當多,所以最主要的概念就是善用我們所處的地點,我們之所以要飛這麼多個國家拍,就是希望讓觀眾進入那個國家的氛圍裡面。很多時候我們都必須要到場就開始拍攝,因為行程的關係我們沒有時間做出不同種風格的計畫,時間壓力下我們無法真正打造出一個片場式的拍片機制,但有九成的影像都是我們實際拍攝的,我們能用的就是當地最真實自然的獨特性。」

尤其《超感8人組》的規模仍然是影集大小,所以在經濟壓力底下,約翰表示他們多數時候都是當天到場就立刻發想該怎麼樣拍攝每一個畫面,他認為這種自發性來自每一組工作人員的專業,讓他們能夠在當場立刻想到方式解決所有問題,完成他們的拍攝工作。不過有許多人或許會疑惑,為什麼《超感8人組》不在片場用綠幕特效完成就好,還要跑到各個國家實際取景。約翰表示即便過去拉娜有非常多特效拍攝的經驗,但他還是希望能夠製作一部實景拍攝為主的作品,才能讓那個地方的真實感放大呈現在影像中。

外,在訪談中他也提到與李安拍攝《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過程,更透露李安正在籌備另一部以同樣技術拍攝的動作電影。

「李安正在籌劃另外一部電影《雙子殺手》(Gemini Man),將以同樣的技術拍攝。他對於這個高格率 4K 的技術相當著迷,他認為這個技術有其特殊之處,而這真的有吸引人的地方。李安真的是一個驚人地有遠見、有組織且善於表達的導演。」

約翰過去曾經拍攝過《教父》(Godfather)導演法蘭西斯柯波拉(Francis Coppola)的《約翰葛里遜之造雨人》(The Rainmaker)以及《家有傑克》(Jack),也與班艾佛列克(Ben Affleck)合作拍攝《失蹤人口》(Gone Baby Gone),看起來他接下來或許會和李安繼續探索高格率電影的未知世界,就讓我們繼續期待吧!(Variet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