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收放自如的轉換與蛻變!專訪《血觀音》女主角吳可熙

採訪:Sebox、攝影:王愷云、造型:Sasha Liu、彩妝:Purple Star、髮型:Fran Lin

多數人對於吳可熙的印象都停留在趙德胤導演的電影作品裡面,瘦瘦黑黑的形象甚至讓他在拍攝《再見瓦城》時,被泰國當地居民誤以為真的是泰國人,而今年他在《女朋友男朋友》導演楊雅喆最新的劇情長片作品《血觀音》中演出,有別於過去在趙德胤導演作品裡面的樸實演出,在《血觀音》裡面吳可熙必須拿出過去在劇場中累積的強烈能量,才能詮釋電影中棠家的大女兒棠寧,用盡心機面對好人、面對壞人、面對家人。《血觀音》將在這週與台灣正式上映,HypeSphere 很榮幸能夠與吳可熙聊聊這次演出《血觀音》的經過,以及他如何從在不同的面貌中轉換、蛻變。

這次嘗試的角色跟過去比較不同,從內斂的詮釋方式轉而更加外放,在準備這個角色上有什麼困難或卡關的時候嗎?

這次針對棠寧這個角色,我覺得比較難的部分是我周遭其實沒有機會遇到比較誇張的大戶人家千金的人物(大笑),所以在揣摩上就比較花時間(編:一般人應該也是遇不到啦!),因為過去像是要演出緬甸人,我們就真的到緬甸去生活了一段時間,去打工、去洗碗,可以找到很多範例,但這次要建構棠寧這個角色就必須從不同的角度下手。我自己把棠寧的外在跟內在都列出來,包括他會什麼樣的技能,例如煮虹吸式咖啡、畫油畫、說廣東話…等等,我自己就找了老師都學了這些技能,從他外在會的技能去感受這個角色會做的事情,以及他以什麼樣的心態去做這些事情。

內在的部份我自己試圖去找出在 90 年代這樣大戶人家的千金,導演給了我一些書中的角色參考,例如張愛玲的〈金鎖記〉裡面,曹七巧那個有點變態扭曲的心理狀態,以及大家族的鬥爭關係。其他還有花系列的電視劇,瓊瑤老師早期的戲劇作品、還有瓊瑤老師的自傳…等等。其實從文字裡面就可以感受到那個年代充滿戲劇性的家庭狀態,然後再把那個保守的社會氛圍套回棠寧這個角色上,去感受在這樣封閉的風氣底下,他所面對的壓力以及社會眼光,進而揣摩出他在待人處事的方式,以及活著的態度。

這次嘗試了這麼多次不同的語言,其實在過去的電影裡面也都嘗試了很多不同種語言,你自己喜歡學習新的語言嗎?在以不同語言演戲的時候,有什麼樣的困難嗎? 

我覺得每個導演對於每個角色的要求與期待都不一樣,像過去與趙導的合作,多數是讓我們即興演出,所以我們在當地真正生活的時候,要把自己在都市的氣息都刷掉,融入東南亞的生活習慣,那個準備功夫是需要非常紮實的,在語言的準備上也就需要相當的時間。不過這次在《血觀音》裡面演出棠寧這個角色,他所講的廣東話比較像是學媽媽說的那幾句話,就像很多人從小長大聽阿嬤說台語,你聽得懂但你不一定說的標準,所以我在電影裡面是回他國語的。在不同的角色裡面,我覺得準備的方式是不一樣的,尤其楊導對於表演的細節都設計的非常仔細,我需要達成的是導演腦中已經出現的那個畫面,但是我特別學了整套的粵語發音,以便在現場跟惠英紅、紅姊對戲的時候,可以有所微調。

這次嘗試的角色非常大剌剌、外放,但同時又非常注意做事的小細節,你覺得你自己在日常生活中跟棠寧像嗎? 

我自己其實是比較內向、安靜的人欸(笑),但我覺得我跟棠寧這個角色比較像的地方是,他是在整個劇本的三個女人裡面,比較有愛的人,比較溫暖、比較正常一點的人(大笑),就是因為他有這一塊柔軟的部份,所以他才會活得這麼痛苦。另外一部分是棠寧有許多細膩的情感,對於待人處事也非常仔細、體貼,我自己也是比較注重細節的人,而他在畫室裡面獨處的時光,安靜、自得其樂的這個部分,也是跟我個性上比較相似的地方。其他的那種外放的個性就跟我很不像,我不是那種大剌剌的人,我是害羞、文靜的人,但如果跟熟悉一點的朋友們我還是會很活潑(大笑)。

我們看到你從趙德胤導演的作品中,散發出一種非常少見且可貴的氣質,清新但同時又能夠代表底層人的性格,而這次在棠寧這個富家千金的角色中,你也帶給我相當高貴優雅卻霸氣的氣場,你自己比較喜歡詮釋什麼樣的角色呢?

因為我自己最早開始接觸表演是從跳街舞開始,而且都是很 Man 的那種舞,一直到劇場表演也都有在跳舞,所以因為這些比較外放的經驗,讓我累積了很多劇場的那種誇張的表演能量。當然這幾年演出的角色都是比較寫實的、質樸的,我也試圖把自己所有的表演痕跡都拿掉,能夠跟素人一起在銀幕上演出,反而是重新學習另外一種表演技巧。在《血觀音》的演出時,透過導演的指導方式我很快可以抓回過去在劇場的表演方式,包括跟紅姊的對戲也是,他快狠準的節奏讓我很容易可以進入那個表演的狀況之中,讓我想到過去劇場較為外放的演出方式。

其實想一想真的蠻奇妙的,從過去的外放到近年內斂的演出,好像繞了一圈又回到了熟悉的演出方式裡面,走到了光譜的兩個極端。(編:類似阿妹跟阿密特的關係)對!(大笑)但我也希望之後可以融合兩個極端的經驗,演出更不同的角色,我自己覺得反而在詮釋不同角色上會更游刃有餘吧!

未來還會想要挑戰什麼樣的類型電影?什麼樣的角色? 

只要沒有嘗試過的就可以試試看欸(笑),想要演看看喜劇片吧!或是有跳舞的元素的電影吧!畢竟自己過去跳了這麼久的舞,會想要試試看演出歌舞類型的作品。(編:好多人都想要演喜劇片欸,為什麼啊?)可能是因為像《血觀音》的拍攝過程,棠寧這個角色的性格如此扭曲,又是吸毒又是搬弄心機,其實演下來會覺得身心俱疲、蠻煎熬的,我大概花了兩、三個月的時間才比較能夠復原,真正走出這個角色。

其實到了現場拍攝之後,在導演的引導之下,我才真正感受到一種黑暗、負面的情緒進到我的身體裡面,體會到棠寧那樣子生活的恐怖,包括母親的逼迫、隨時隨地都在崩潰邊緣,其實你仔細看就可以看出來,每一場戲大概都有 7、8 個到 10 幾個情緒的轉折,一下子開心於感受到母親的溫暖,一下子又看出母親背後的心機,覺得自己被背叛,但同時又心疼文淇這個角色面對的事情,卻又因為立場不能夠太靠近他。這些峰迴路轉的情緒轉換幾乎每一場戲都有出現,在棠寧演出暫時的快樂的當下,吳可熙本人卻覺得棠寧你真的好可憐、好心酸。反而這個角色所承受的壓力與情緒摩擦,會轉換成為我對於這個角色的憐憫與碰撞,你會真正感受到一個人被母親利用,擔心自己的妹妹卻又無奈的複雜心情,那對我來說是很沈重、很痛苦的。

演戲對你來說是一件什麼樣的事情呢? 

我覺得演戲對我來說是一種跟人的溝通方式。我一開始接觸表演的時候就是從跳舞開始,那時候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戲劇、什麼是表演,一直到大學上了表演的課之後,我才知道有這麼有趣的一種藝術形式。後來有一點自信心之後,我就每天都會去翻個破報,然後試圖演出各式各樣不同的角色,在劇場裡面慢慢演出。接下來就發現有影像演出這樣的形式,又開始從臨時演員開始做,我發現這是我能夠把自己想要傳達的訊息,藉由電影、劇場這些不同的媒介,真正跟其他人溝通。

其實就像我一開始說的,我自己是比較害羞內向的人,透過戲劇演出的機會,我反而能夠與更多人連結,不管是從我的表演中讓他們感到共鳴,或是我藉由戲劇、跳舞把某一種情緒傳達出來,我自己其實很喜歡這樣的過程,我覺得我的表演就是為了要表演給大家看,娛樂也好、讓大家開心也好,只要看的人能夠獲得一些什麼,我就覺得很棒了。

Costume-
White: Jacket and Trousers, if&n. 、Mule Shoes, Roger Vivier.

Black: Slip Top,Coat and Trousers,DOUCHANGLEE 、Mule Shoes,Roger Vivier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