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翠蔆

和人談起電影時總是支支吾吾,只好來這裡用文字徒勞解釋。但影評永遠只是漫長的告別,像穿越千萬光年遲來的星光。念念不忘的,不知是否將有回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