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HUANG

一天不出門,廢寢忘⻝地閱讀電影是習慣。手指時常來回播放鍵與暫停鍵之間,為的便是仔細推敲那一格一格的線索。離開一個三坪大的空間之時,還殘留那麼一點影像消逝後的餘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