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 Lin

過去寫詩,懂得生活與影視後寫散文,透過思考與藝術的溝通才感到生命存在。不在意電影本身將通往大眾或小眾,只在意它能否使觀眾照映自身,能否引領我們剝開層層環繞的物象,直抵風暴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