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RY

有幸觀映,便得書寫。為有感覺的作品留下記錄,是自由書寫者的責任,及權力。其實,之於生活亦如是。活著,就應活出值得留下的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