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生死交戰:站在人生十字路口的龐德

2021/10/07|電影作品討論

-----劇透-----



 



瑪德琳:「我有個問題想問你。有那麼多職業可以選擇,為什麼偏偏選職業殺手?整天追殺別人、或被人追殺,永遠活在陰影中、永遠孤單一人,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嗎?」



龐德:「我不確定我有太多選擇,而且我也不會特別去想這個問題。」



瑪德琳:「如果你認真去想,會發生什麼事?」



龐德:「我不知道」



瑪德琳:「我覺得你錯了,每個人都有選擇。」



_「007惡魔四伏」



 



經過了多次延宕,「007生死交戰」終於上映了。從2006年的「007皇家夜總會」開始,克雷格的龐德陪伴我們將近15個年頭,隨著電影正式上映,劃下了一個完美、卻又令人心疼不已的結局,是時候來回顧一下這位傳奇人物的心路歷程了。



 



詹姆斯•龐德(丹尼爾•克雷格 飾),一個自大驕傲、我行我素,同時聰明絕頂、身手矯健的菁英特工。由於孤兒的身份與間諜的工作性質,他習慣將情感深埋在心底,將真實的自己隱藏在一面又一面的心牆後,依賴酒精的麻痺,目的是避免再一次的情感傷害。



在「007皇家夜總會」裡,龐德邂逅了他的畢生摯愛:薇絲朋•琳德(伊娃•葛林 飾)。朝夕相處逐漸融化他那顆早已冰冷的心,使他多了一點溫度、也多了一點色彩。但對於一名間諜來說,「信任」是奢侈品,可偏偏它又是一段關係的基石,龐德勇敢去「愛」的結果,卻換來薇斯朋的欺騙與隱瞞,雖說薇斯朋本身也是受害者,而且也是為了他才做出這樣的決定,但因為敞開心房是如此的不易,龐德始終無法原諒薇斯朋、更無法原諒自己的大意。



從「007量子危機」開始,一直到「007惡魔四伏」,龐德的狀況每況愈下,他的話變得更少、酒喝得更多。壓抑自己的情緒、麻痺自己的感受,是他面對薇斯朋這個心魔的方式。龐德從來不是一個懂得「自省」的人,或許是因為天資聰穎的緣故,使他不太需要這樣的能力,但就像社會中典型的工作狂一樣,透過不停的忙碌與物質的依賴,來逃避內心真實的感受。在「007惡魔四伏」裡,當龐德對於有人在曼妮潘妮(娜歐蜜•哈里斯 飾)家中過夜,而感到意外時,反而被曼妮潘妮消遣:「龐德,這就叫做生活。你有機會應該試試。」



直到他遇見瑪德琳•史旺(蕾雅•瑟杜 飾)



時隔多年,龐德再次鼓起勇氣踏入愛河,但由於曾經受過的傷,他比以往任何時刻都更加敏感,如同一隻刺蝟般,隨時準備保護自己。這也是為什麼當他誤以為瑪德琳背叛他時,會二話不說將她送上火車,並且斬釘截鐵的告訴她,往後永遠不會再相見的原因。



但時間終究會證明一切。



龐德在瑪德琳住處的自白,體現出他的轉變:他終於開始學會如何面對內心真實的感受,並且試著與心愛的人進行內心的交流。此時的龐德比15年前來得更有溫度、更有色彩:他的話變多了、表情變得更為豐富,更像一個「人」該有的樣子,而面對愛女的一舉一動,也展現他鐵漢柔情的一面。



不過好景不常。



在做出這麼多努力後,我們都希望他能夠與心上人廝守終生,無奈的是,他卻如同受到詛咒般。龐德放棄逃生的舉動並不是因為他沒有機會,那其實是他的「選擇」,而這個「選擇」回答了瑪德琳曾經問過他的問題:「你想過什麼樣的生活?」。在像Q(班•維蕭 飾)確認過奈米機器人無法從體內移除後,剎那間,龐德終於領悟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人生面貌。此時的他如同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他必須做出選擇。而他選擇與瑪德琳共組家庭,因此當確定無法再次接觸妻小時,他寧願選擇死亡。其實,龐德大可以選擇藉由歸隱山林等方式,斷絕所有與他人的可能接觸,防止自身體內帶有瑪德琳母女基因的奈米機器人擴散,同時透過電子通訊器材來參與妻小的人生,但這樣的日子與跟薇斯朋天人永隔有何差別?這充其量只是生存,而非生活。死亡這個看似自私的決定,或許是因為向來我行我素的個性使然,但也透過此舉,讓觀眾見證到角色的成長。而這樣子的成長轉變,與龐德無法跟心愛之人長相廝守的宿命,不禁令人潸然淚下。



克雷格版的龐德從來就不是一個光鮮亮麗的「英雄」,他是一個傷痕累累的「黑暗騎士」,拖著疲憊的身軀、墮落敗壞的心靈,堅守著崗位。如今,我們的黑暗騎士終於學會了如何「生活」並且做出了選擇,願他安息,相信他會在天堂繼續默默守護著瑪德琳,以及有著藍色眼珠的寶貝女兒。



 



「生而為人,活著是為了生活,而不是生存。」



 



導演凱瑞•福永極具野心而且大膽設定,更重要的是:他成功了。我上次看到有如此「震撼」結局的電影,是大衛•芬奇執導的「火線追緝令」,但「火線追緝令」成本僅3000萬美元,而「007生死交戰」卻是一部擁有將近3億美元預算的商業電影,採用這樣的結局,在商業片中是極其罕見的設定。不可否認,悲劇有時候比喜劇更刻骨銘心,我非常滿意導演對於結局的安排,因為龐德的旅程以這樣子的方式結束,才是一個完整的過程,畢竟這趟旅程本來就是以愛情做為開端。導演做了一個非常漂亮的首尾呼應,貫穿了五部電影,涵蓋了起、程、轉、合四個層次,將克雷格版的龐德昇華至一個全新的境界。它已經不是單純的動作片,而是幾乎跨足劇情片的領域,若非採用這樣的劇情重心與結局設定,整部片的質量將大打折扣,觀眾也無法對龐德的內心世界有更深一層的了解,畢竟我們之所以如此喜愛克雷格的龐德,就是因為他的內心比前幾任龐德來的更為複雜、更貼近真實人生,不是嗎?



至於許多人所詬病的「反派過於薄弱」的問題,這完全是可以被諒解的,原因是:反派本來就不是這部片的重點。這部片的重點在龐德與瑪德琳的關係、這部片的重點在龐德的內心轉變,薩芬(雷米•馬利克 飾)的出現只是為了推動劇情發展,同時迫使龐德做出選擇而已。「007生死交戰」與「007空降危機」不同,「空降危機」討論的是世代交替、新舊汰換,龐德代表的是傳統,而席瓦(哈維爾•巴登 飾)則代表創新,想當然爾,兩者之間的衝突是無可避免的。我不會認為請一位奧斯卡影帝來飾演薩芬是大材小用,因為導演很明顯想做到去蕪存菁,將劇情完全聚焦在龐德與瑪德琳身上,反派著墨甚少當然也就是可以理解的。若這部完結篇將重心放在正邪對峙上,整部電影將落於俗套,更無法將五部電影串連在一起。



丹尼爾•克雷格與蕾雅•瑟杜在本集的表現皆是可圈可點,這次的龐德臺詞更多、表情與情緒也更有變化,讓人明顯感受到他的轉變。比起前作總是需要龐德的救援,瑪德琳在這集更像是龐德人生中的明燈,照亮他夜晚前行的道路。每每看到小倆口的互動,總覺得五味雜陳、百感交集,尤其在導彈擊中前,龐德在無線電裡對瑪德琳的獨白,獲選為影史百大最感人時刻都不為過。



 



凱瑞•福永的大膽與野心、丹尼爾•克雷格精湛的演技、漢斯•季默大師級的配樂與怪奇比莉空靈的嗓音,交織成這部扣人心弦的曠世鉅作,如同龐德的私房調酒:Vesper Martini一樣,絕對值得你再三回味。



 



丹尼爾•克雷格是我心目中最愛的演員,

而「007生死交戰」則是我心目中最愛的電影。


檢舉文章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