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克蓋的房子》殺人既殘酷病態,又輕鬆優雅

2018/12/02|電影作品討論

如今若再去追究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是否厭女,已經不是那麼重要的事;真正重要的是,就算他可能是一位對於女性充滿想說的話與諸多抱怨的創作者,那些抱怨值不值得我們去聆聽?也因此,這部片中才會出現這樣的自言自語:「為何到頭來總是男人的錯?」



丹麥導演拉斯馮提爾的新作《傑克蓋的房子》(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故事描寫自 1970 年代開始,美国一位惡名昭彰的殺人狂魔「傑克」(Matt Dillon 飾),在長達 12 年的「殺人生涯」裡的心靈解剖。擁有高智商、身為一名工程師,卻自詡是建築師的傑克,不同於導演在這幾年講述的憂鬱症、性愛成癮症,他有嚴重的潔癖與強迫症。殺死一個、兩個、三個人,可能是因為愛或者恨,那是愛與恨的故事;然而殺了超過五、六十人,那已經是超越這一切的層次,是另外一種關於人性,人心,或者說是心理疾病的故事。





於是在看這部電影之前,影迷們大概就得問自己一個問題:「一個病態的心靈,值不值得被歌頌,或者被了解?」



電影中,主角傑克從頭至尾,不斷地在和一名叫做「維吉」(Bruno Ganz 飾)的神秘男子對話,透過這些只聞其聲的交談,讓我們得以走入傑克的內心世界,了解他對於謀殺,完全不是外界所想像的那樣。殺人對他來說,雖然殘酷,但十分高雅;有點血腥,但仍帶有藝術性。是的,傑克殺害一個人當然不是毫無理由,而這樣的理由並非愛與恨那麼單純,不是那麼容易被世人了解。





電影分為五個段落,前四個段落都有一名受害的女子;包括妖嬌美豔的「車子壞掉的女子」(Uma Thurman 飾)、「孤獨喪夫的中年婦女」(Siobhan Fallon 飾)、「遇人不淑的單親媽媽」(Sofie Gråbøl 飾),到「愛錯了人的年輕女孩」(Riley Keough 飾)。故事圍繞著傑克的視角,彷彿在一一講述他對於女性的理解,從各種女性的角色,各種隨之產生的「情愫」,不斷地進展。



神秘男子維吉到了片子中段,不禁對傑克問道:「為何你專挑那些你殺過的、好像智商不怎麼高的女人來說故事?」傑克則開始一吐怨氣,一邊進行殘酷的殺人,一邊又像個委屈的孩子喃喃自語道:「為何到頭來總是男人的錯?就算他沒有造成任何真正的傷害...而為何女人總是扮演受害者的角色?」這些話聽起來,讓人立即與導演的真實人生聯想在一塊,而此時片中果然也突然地出現諸多「過去電影作品」的畫面閃回,讓我們又一一見到了那些,曾經與導演傳出不堪、不愉快新聞的女演員們。





「痛苦、噁心,與難受也是一種觀看的方式」,噁不噁心,難不難受,如今已經太多電影做得更超過極限,因此拉斯馮提爾這次還算是讓人輕鬆的。只是最後終究要問一句:「一個不太優美良善的心靈,究竟值不值得被欣賞?一個大男人本位,帶有厭女情節的心靈,又可不可以被公開宣揚?」但話又說回來了,什麼是優美良善?



在殺人魔傑克的心中,那沒有一丁點同情心的殘酷,是難以被世人接受的「罪惡」,但他心中仍吟吟唱著兒時割牧草之歌,縱使身在地獄之中,他仍舊相信自己是有資格上天堂的,就算最後地獄要判他墜落深淵。猜測這大概就是,拉斯馮提爾要和影迷說的話,是他要和那不管什麼影展評審說的話,也是他要和這世界說的話。


檢舉文章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