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綠皮書-炸雞的滋味/劉文翼

2019/01/31|電影作品討論



  彼得法拉利(Peter Farrelly)編導的《幸福綠皮書》是一部絕妙的電影。在電影的敘事層次及主客易位的轉換設計得十分高妙。彼得法拉利亦不改過去執導喜劇的本色,適時的加入些許笑料,將種族議題電影常有的嚴肅性沖淡不少,再加上主要演員的精湛演技,讓電影富含了多層次的趣味,精彩又動人。





  白人對自身的自負是造就美國種族歧視的主要原因,因此就認知而言白人地位要比黑人崇高,尤其是《幸福綠皮書》的故事時代。但有趣的是唐納蘇利博士(Dr. Don Shirley)居住在音樂廳的樓上,且坐擁大嘴東尼(Tony Lip)無法企及的豪宅。當唐納蘇利博士出場時,他坐上華麗宛如王座的椅子,東尼則坐在較低的座位,主客地位一目了然。有趣的是高高在上的是黑人而非白人,整部電影是白人替黑人開車、替黑人服務,翻轉了觀眾對於美國歷史的種族階級地位的刻板印象,正是電影裡最有趣的設計。





  其次是文化衝突。大嘴東尼並非美國白人,而是義大利移民。放蕩隨興,不顧形象,但是能勇悍的將鬧事者趕出俱樂部,甚至豪不畏懼的與黑道斡旋,則是觀眾對大嘴東尼的印象。博士則是一名音樂家。除了是東尼的金主外,溫文儒雅是觀眾對博士的第一印象。而兩名角色社會階層的不同,也造就這趟南下巡演路上彼此對音樂品味、生活方式等等的碰撞與激盪,這層差異衝突正是本片精彩之處。



  有趣的是在衝突過後,化解彼此歧異的橋梁是一桶炸雞。初嘗炸雞滋味的博士接受了炸雞的美味,便是接受了大嘴東尼與自己與眾不同的飲食習慣。但是博士畢竟是有素養的人,它可以認同將雞骨頭拋出窗外,但依舊無法接受隨意將垃圾拋出窗外。東尼倒車撿拾垃圾,則是接受博士道德觀的實踐。甚至是隨手撿拾綠玉石的劇情設計,更是價值觀從衝突對立到磨合的有趣巧思。





  不管東尼再怎樣隨興、文化水準在怎樣低落,仍是溫柔深情的男人。在工作之餘,他念念不忘與妻子的約定,文筆在如何慘不忍睹、錯字連篇,那一封封的信依舊傳達了他對妻子最純真無瑕的情感。相較於片頭的勇悍形象,家書便是大嘴東尼鐵漢柔情一面的書寫了。



  博士在物質上的富裕在他甫出場的戲一覽無遺,他的文化富庶也在他的談吐與生活習慣得以窺見,但東尼所擁有的,卻是博士所缺乏的感情面。在博士幫助東尼代筆的同時,這份有幸參與的幸福,也填補了博士情感方面的窮困。因此這場妙趣橫生的家書戲,又是兩者彼此互信互助,甚至接受彼此文化差異的關鍵戲碼。





  也正因為有了這場家書戲,以及最後主客易位,由博士坐上駕駛座,載東尼回家,甚至是博士重新坐上「王座」面對滿屋的財富,意識到他真正缺乏的是溫暖的情感關懷等等的劇情安排,才使得結尾博士被東尼家人接納,及與東尼的妻子相擁的一幕,有了充滿溫柔又動人的情感力道。



  《幸福綠皮書》乍看之下像極了《溫馨接送情》和《逆轉人生》的綜合版,但是在彼得法拉利和故事中東尼本人之子尼克瓦倫嘉(Nick Vallelonga)的劇本設計之下,讓這趟南下巡演的公路之旅,有了豐富的層次與角色對比。且令筆者驚豔的是彼得法拉利並未過度激起觀眾仇視白人的情緒。電影裡有種族歧視的警察,也有了善意提醒東尼行車安全的員警,徹底擊破非黑即白的道德觀念。讓觀眾《幸福綠皮書》在見證過去美國種族歧視的景況外,又給了觀眾一些正向的希望了。



 



 



以上劇照由開眼電影網授權使用,部分劇照取自imdb



喜歡文章,歡迎Facebook搜尋:文翼電影光譜


檢舉文章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