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天后》自戀之歌

2019/03/13|電影作品討論

故事要從一件校園槍擊案說起。年輕的瑟雷特(拉菲卡西迪 飾)槍下生還,自鬼門關徘徊返來的她,在當地社區教會的追悼儀式中,用超脫自身年紀的沈穩歌聲,演唱了姊姊艾蓮諾(史黛西馬汀 飾)所作的歌曲。雖然歌曲的本意是抒發悲傷、撫慰人心,但卻在因緣際會之下,讓瑟雷特一砲而紅,成為全美當紅的偶像歌手。這是一個對於瑟雷特的人生來說,極為重要的瞬間,一個讓她確實感受到「自己的存在」的瞬間。



為何感受「自己的存在」是如此地重要?是因為自己差一點就要「不復存在」嗎?





曾經演出《神秘肌膚》(Mysterious Skin)、《大劊人心》(Funny Games)等作品的布拉迪·科貝特,年紀輕輕近幾年轉走導演之路,2015 年交出了《邪惡的養成》(The Childhood of a Leader)一片,獲得獨立精神獎(Independent Spirit Awards)最佳首部長片的肯定。本片是他的第二部長片,更一舉獲得威尼斯影展金獅獎提名。



全片採用章節式講述,前半段少女時期的瑟雷特在槍手掃射校園的屠殺中奇蹟生還,最後走上少女偶像歌手之路;後半段則是成人之後的瑟雷特(娜塔莉波曼 飾),年少的純真早在槍響之下死亡,伴隨而來的是當起年輕媽媽、酗酒、嗑藥,成了名符其實的難搞巨星。





電影早在序章就開宗明義說了,瑟雷特並非是個才華洋溢的少女,只是她總是能抓住某些機會、贏得眾人的目光。因此,在槍擊案發生當下,她自認能成為馴服槍手的人;在槍擊案發生之後,她高唱姊姊作的曲子,深知自己獲得了大家的注意;成名之後,她恣意地揮灑、享受青春,卻在驚見姊姊和經紀人有一腿後,自尊被硬生生打破,接著嫉妒、佔有慾漸漸湧上心頭,她開始仇視並疏遠與她最親近的人。



少女的成長分界線,是美國 911 恐怖事件發生的那一年。整個美國,彷彿也從此走入了創傷症候群中,走入了那條漫長無盡的黑暗隧道裡。





成年之後的瑟雷特,早已是知名巨星,娜塔莉波曼用一種幾近歇斯底里的狀態在演出每一場戲。瑟雷特這樣一個渴求感受「存在」之人,這樣一個自戀之人,她所做的一舉一動,所唱的一字一句,看起來和聽起來都讓人感到特別地費力。不管是在咖啡廳裡,瑟雷特和女兒對話那樣喋喋不休,腦子運轉的速度快過嘴巴吐出的字句,還有電影後半一幕又一幕情緒起伏劇烈的失控場面。



娜塔莉波曼精湛的演技,演繹出了一種嗑藥、酗酒、情緒失控,加上自哀自戀的完美原型,十足令人生厭,卻又讓人不願移開目光;而她嘴上總是掛著的那句:「都什麼時代了,還有什麼事是有意義的?」聽起來又特別讓人似乎要聯想起什麼...時值 2017,原來我們都處在這個年代。





創傷症候群,千百種樣貌。罪惡幻化成璀璨之華,創傷生長出畸美之花;不管對於一個少女、一位巨星,甚至一個國家來說都如是。在這條黑暗無邊漫漫的隧道盡頭,沒有任何光芒。天后的自戀之歌,最後戛然而止。


檢舉文章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