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劇|親密束縛 BONDiNG|無劇透推薦:揭開父權的假面

2019/05/01|影集作品討論


「叫我主人!」一位兼差當 BDSM 調教師的研究生 Tiff,找來高中時期的同志好友 Pete 當她的助手,兩人各自的生活和感情也因此迎來許多意外的變化。本劇一共 7 集,每集約 15 分鐘,短小的篇幅類似之前的《命運寫手》(Special),兩劇也都同樣探討少數族群的處境。



什麼是 BDSM?可參閱以下維基百科,這裡就不再詳述了。

https://zh.wikipedia.org/wiki/BDSM



如 Special 一劇以身障同志為主角,BONDiNG 同樣著眼於普羅大眾較陌生甚至視為異類或病態的少數族群:BDSM 愛好者。與各種非「主流」性傾向和性別認同的情況類似,BDSM 這種相對特殊的行為偏好,在過去也曾被視為精神疾病;但隨著醫學的進步,學界已能認同,這些偏好只要沒有影響生活或有害健康,就應該被視為人類正常而多元的面貌之一。本劇中除了 BDSM,還藉由其中幾位角色展現出程度不一的「戀物」傾向,包含戀玩偶、戀足等等,而這些傾向也只是展現情慾的諸多方式中,再自然不過的存在。





劇中對上述的特殊行為之描寫算是本劇的笑點來源,但如果我們看得更深一些,在詼諧的表象之下,其實有個很嚴肅的議題,那就是對「父權」的批判與反思。這點從第二集 Tiff 對 Pete 解釋調教師的工作所說的台詞便可窺見:



「男子氣概」天生就是一種拘束的東西。期望、支配與權力、不能表露情感。所以,男人來找我是為了逃離這個有害的社會牢籠。一旦「性」的父權死亡,那麼所有的性別也就平等了。

Masculinity is inherently constricting. Expectations, dominance and power, emotionlessness. So, men come to me to escape this crippling societal prison. Once the sexual patriarchy dies, then all genders will be equal.



雖然這段話有點學術,但確實充分揭露劇情核心。談到父權體制,女性所受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影視作品比較常談論到的也是這一塊,本劇中也有女性因權力不對等而受男性壓迫。但人們容易忽略,男性受到的影響並沒有比較少,甚至更深。劇中 Tiff 接到的客戶都是男性,這種安排正是因為男性在傳統的社會角色上,不被允許成為示弱、臣服、受支配的人,因此在情慾上有此需求的男人只能私下尋求調教師的協助。這實際上就是一種解放和治療,Tiff 對這份工作的解讀也正是如此:那些男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必須扮演好「一個男人該有的樣子」;反而在暗夜密室裡被綁縛和施虐的時刻,得以拋下羞恥、擺脫禁錮,成為內心最舒暢版本的自己。





然而,就如同那些男人要隱藏自己的 M 屬性一樣,調教師這份工作對 Tiff 來說也不是容易啟齒的事情,主流社會看待 BDSM 的方式仍影響著她。這種感覺,和 LGBT 得面臨「出櫃」的掙扎,其實是相同的。而 Pete 雖然不太需要面對性傾向的困擾,但他缺乏自信的結果除了社交焦慮,也使他在脫口秀的演出中頻頻怯場。Tiff 和 Pete 都太在意別人的看法導致裹足不前,他們如何對抗自己的心魔便成為劇情後段的重點。



本劇和《性愛自修室》(Sex Education)異曲同工,都披著十分吸睛的「禁忌」外衣,實際上意在探討更深層且值得人們思考的議題。現代社會最不缺的就是先入為主的排斥和恐懼,透過這齣戲,能讓你對於和自己不太一樣的人多一些理解,或許你最後會發現,人與人之間的共同之處,無論是煩惱或喜悅,都比你以為的還要多。





|延伸閱讀|

美劇《命運寫手》觀後文 http://bit.ly/2LhKf8H

英劇《性愛自修室》觀後文 http://bit.ly/2EVIE2Z



歡迎追蹤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TVnMovieWatchers/


檢舉文章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