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劇|流沙刑 Quicksand|無劇透觀感:沉淪的迷航心靈

2019/05/13|影集作品討論


 



本劇是 Netflix 發行的首部瑞典劇,改編自瑞典作家 Malin Persson Giolito 的同名小說(Quicksand 為英文版書名),劇情描述瑞典一所位於富人社區的高中發生槍擊案,一名存活的女學生 Maja 遭到警方羈押,並得知自己被控謀殺。



 



# 加害者視角



全劇六集都以 Maja 的視角去敘事,其實就已經在告訴觀眾「本劇不是一般的犯罪調查劇」,所以若以看這類劇的心態去觀賞很可能失望。本劇透過偵訊、庭審、犯罪現場重建等過程,以回憶的形式將 Maja 過去所發生的事一一呈現出來,讓觀眾就像站在她旁邊,看著一切發生卻又無力阻止,或許「流沙」就是象徵這種沉淪的無力感。



本劇選擇描繪加害者這一方發生的事,讓我想到最近剛播完的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當然《流沙刑》的角色和故事線比《與惡》少很多,但同樣都跳脫既有觀點、不落俗套且引人深思。劇中最後兩集的庭審過程,也展現出辯護律師在維護「程序正義」這方面的重要性;如《與惡》中提到的,就算被告是罪證確鑿的殺人犯,也應該受到公平、合理的審判。





# 失能家庭



在劇中,Maja 男友 Sebastian 的遭遇,凸顯出「家庭失能」對身心尚未成熟的青少年所產生的負面影響。一般人直覺想到的失能家庭也許是經濟困頓、三餐不繼,但真正造成失能的其實是孩子缺乏家長的關愛,而這一點就算是在富裕人家也會出現。



Sebastian 雖然來自衣食無虞的上流社會,但其父親不適當的教育方式仍將他推向無法挽回的境地;而他的荒唐行徑,也反映含著金湯匙出生的部分瑞典年輕人,欠缺良好的人格養成所產生的縱情聲色與藥物濫用問題。我認為較可惜的是劇中對 Maja 家庭的著墨較少,若增加這部分的描繪,她「離不開男友」的情況會變得更有說服力。





# 瑞典的貧富差距與難民問題



劇中透過 Sebastian 代表的白人富裕家庭,及其同學 Samir 的中東裔清寒家庭,點出瑞典當地的貧富差距與難民問題。從革命浪潮「阿拉伯之春」在 2010 年底爆發以來,中東地區大批難民湧向歐洲各國,瑞典正是許多難民選擇前往的國家之一。



移入人口在短時間內大量增加的同時,社會上卻沒有相對創造出足夠多的工作職位,導致很多人只能領救濟金過活,就算有工作也多半是勞力型且薪資偏低的行業(如劇中 Samir 的父母),這使得部分瑞典人對移民抱有歧視心態(如劇中 Sebastian 對 Samir 的態度)。上述情況,不但讓中東移民更難以融入瑞典社會,在政治上也造成極右派和民族主義的興起,而這其實是歐洲甚至是全世界所共同面臨的問題。





# 結語



《流沙刑》以一樁校園槍擊案為引,意在探討重大社會事件中,媒體和民眾較少接觸的加害人處境,在跳脫既有觀點之餘,又自然而然融入瑞典當地的社會議題,是一部能引起討論和思考的好劇。也許本劇節奏稍慢、少了些高潮迭起,但如果你願意調整好心態、靜下心來品味其中深意,我相信你會從中學習到另一種看事情的角度,而這種換位思考的能力,可能是目前的台灣社會最需要的養分。



 



# 延伸閱讀



「瑞典劉先生」的本劇觀後文與親身經歷分享

https://www.facebook.com/SwedenTaiwan/posts/2361530287192468/



打造「新瑞典」:瑞典阿富汗青年難民的抗爭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2655120



 



歡迎追蹤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TVnMovieWatchers/


檢舉文章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