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與榮耀》轉身之後就是永別

2019/07/31|電影作品討論

我想,總得有人必須拍一部這樣的電影,而這樣的人,非阿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莫屬。



人生即將走到古稀之年的阿莫多瓦,回首並總結自己的漫漫人生,用他那早已爐火純青,影迷們熟知的濃烈情感與色彩,以及那些互文生義的「劇中劇」形式,寫下了這段獻給人生最長情的告白。許多人形容,這是屬於阿莫多瓦的《八又二分之一》(8 1/2)、屬於他的《羅馬》(Roma),都是帶有自傳性質的回顧,與他在 1987 年的作品《慾望法則》(The Law of Desire)以及 2004 年的《壞教慾》(Bad Education)連成了一條線,被視為是他的「自傳三部曲」終章。



於是所有的細節交織串起,而當初螢幕上俊美輕狂的安東尼奧班德拉斯(Antonio Banderas),臉上也終於被刻劃出一道道紋路,眼神變得溫柔。至於跟隨著大導演一路走來的影迷,在同樣經歷了時間之後才明白,其實這些電影裡也都深藏了你我人生的影子。





《痛苦與榮耀》(Pain & Glory)的劇情描寫經歷過光輝歲月,如今卻因舊疾纏身而失去創作靈感的大導演薩爾瓦多(安東尼奧班德拉斯 飾),遲暮人生只剩下幫傭和經紀人陪伴身旁,更糟糕的是,他還必須依靠海洛因來壓抑身體的病痛。此時的薩爾瓦多不禁回憶起童年時光,那段引發他性啟蒙的美好記憶,他那美麗且堅強的母親(潘妮洛普克魯茲 飾),以及他後來所熱愛、拯救了他人生的電影,那些年輕時因為性格衝動,和演員之間產生的衝突與誤會,還有當年那個最深的摯愛。



阿莫多瓦也許是以自身故事當作題材最多的導演,每一個人生片段的虛實交織,總能刻劃出不同的精彩劇本。而這一次的總結,串連起諸多片段的關鍵字則是「遺憾」;不管是對於性啟蒙,以及童年的自己後來失落的遺憾,或者難以活成母親所期待模樣的遺憾,又或者是錯過了摯愛的遺憾。





電影中,薩爾瓦多將自己和舊愛的故事寫成了舞台劇本,交由昔日合作過的演員演出。在舞台劇公演的那一晚,觀眾席上出現一名忍不住淚水的觀眾,原來那正是在多年之後回到了這個城市,又因緣際會來看演出,那位令薩爾瓦多難以忘懷的舊愛費德利克本人。在看完演出後,費德利克撥了通電話給薩爾瓦多,表示自己短暫回來,希望能夠敘敘舊,於是兩人在深夜見了面。



在這場情深意切的對話戲中,幾十年不見的薩爾瓦多和費德利克相視而笑,也熱淚盈眶,而更讓影迷們止不住淚水的是,深夜舊愛的現身,宛如一場美好的夢境,最後費德利克離去時,轉身和薩爾瓦多笑著說:「下次一定要再見!」薩爾瓦多笑了笑回:「一定...一定」,然而他們彼此心中都清楚明白,此生大概不會再見了。





這場也許是真實,也許只是另外一齣「劇中劇」的重逢,在每個曾經愛過、有過遺憾的人心中上演了無數次。我想,總得有人必須幫你我拍一部這樣的電影。感謝阿莫多瓦,用如此美的方式寫下了「此情可待成追憶 只是當時已惘然」的錯過。大導演經歷了時間,用溫柔的眼光回首過去、笑著嘆息;而身為影迷的你我,也同樣經歷了人生,在有過了遺憾之後,才藉由這部電影真正懂得當時的自己,還有當時那麼深深愛過的意義。


檢舉文章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