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劇|戰裡的夏里特 Charité at War|所謂的國家機器

2019/08/30|影集作品討論


本劇為 Netflix「夏里特系列」的第二部,同樣改編自真實歷史、以德國柏林的夏里特醫院為場景,時間則來到 1943 - 1945 年,納粹統治下的二戰後期。劇情描述當時夏里特的醫護人員,如何在外有(動得很厲害的)國家機器、內有黨衛隊眼線的艱難情況下,奮力對抗希特勒政府的優生學政策,展現偉大的醫者仁心。



時空背景更近代,加上惡名昭彰的納粹,都讓本劇比前一部《夏里特:柏林仁心》更吸引人(即便前一部也十分好看)。由於史料的保存得當,當年所記錄的柏林街景才有機會穿插在劇中,這也為整部劇再增添幾分寫實感。而撐起整部劇的關鍵,仍然是劇情對於歷史人物和事件的考究與精準重現。



以下有劇透,請自行斟酌閱讀。





本劇再現許多歷史上的真實人物。Ferdinand Sauerbruch 是當時夏里特的外科部主任,劇中除了描述他高超的手術技巧,也提及他發明新型的義肢,幫助在戰爭中失去手腳的軍人。Adolphe Jung 同樣是外科醫師,他從當時德軍佔領下的法國被移送到夏里特來工作,不時透過當時被禁聽的 BBC 吸收外界資訊,包含流亡美國的德國文學家 Thomas Mann 的反納粹廣播。Fritz Kolbe 以外交官身分做掩護,暗地裡進行反納粹行動,將資料提供給同盟國。流產後被送到夏里特的 Magda Goebbels,即是聲名狼藉的納粹宣傳部部長戈培爾(Joseph Goebbels)的妻子。Max de Crinis 是夏里特的精神科醫師,也是黨衛隊(Schutzstaffel,簡稱為 SS)的成員,負責執行慘無人道的 T4 行動。



所謂的「T4 行動」(Aktion T4),是指納粹在二戰期間,大規模進行的強制安樂死計畫。此稱呼戰後才出現,來自運作該計畫的機構所在地地址 Tiergartenstraße 4。這個計畫源自「種族優生」的概念,要清洗德國人民中的不健全元素,包含各種殘疾和精神疾病,後來的猶太人大屠殺也和這概念相關。前面提到的 de Crinis 醫師,許多人就在他的手下被送去處決。而本劇虛構的醫學院研究生 Anni 之所以隱瞞女兒的水腦症,也是怕她會被殺害。另外 Anni 的兒科醫師丈夫 Artur,曾經參與以殘疾兒童為對象的人體實驗,那些小孩的下場也是被 T4。





劇中還談到納粹對同性戀的迫害。與殘疾和種族的狀況稍有不同,同性戀在某種程度上被認為是可以「矯正」的,因此雖然也有很多同性戀者死在集中營裡,但也存在經過「治療」而回歸社會的例子。劇中並未交代 Martin 被警方逮捕到他被釋放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但考量到當時同性戀被捕後還能活著離開的唯一可能性,應該是暗示他接受了性傾向扭轉治療。另外,由於明定男男性行為是犯罪的德國刑事法 175 條直到 1994 年才被廢除,因此相較於猶太人所受的迫害在戰後就開始被平反,二戰期間被定罪的同性戀者,即便戰爭結束仍持續背負著罪名,這也是一般人比較陌生的。



反納粹當然也是劇情的一部分,劇中至少側面提到了兩個有名字的反抗行動。在第二集,一位親納粹的護理師在病患身上發現一張傳單,該傳單的來源,是著名的非暴力反抗組織「白玫瑰」(Weiße Rose),主要由慕尼黑大學的師生組成,六名核心成員在 1943 年被納粹逮捕並處死。以下連結是傳單內容的英譯版。

http://white-rose-studies.org/The_Leaflets.html



另一個行動更加有名,就是所謂的「7 月 20 日密謀案」,由許多軍人和官員主導,策畫於「狼穴」軍事基地炸死希特勒,並計畫在事成之後執行「女武神行動」接管政府,負責引爆炸彈、密謀案主導者之一的 Claus von Stauffenberg 上校也是本劇人物。2008 年的電影《行動代號:華爾奇麗雅》中,湯姆克魯斯就是飾演這個角色,華爾奇麗雅是女武神(Valkyrie,來自北歐神話)的音譯。但最後暗殺行動失敗,否則歷史將就此改寫。本劇中,前面提到的外科主任 Sauerbruch,曾把家中做為密謀案相關人士的會面地點而受到牽連,他由於沒有直接參與而且和納粹高層有交情而未受懲處,可說是非常幸運,因為後來的清算行動處決了將近 5000 人!





大眾對納粹的認識多半就是猶太人大屠殺,所以我覺得《戰裡的夏里特》的最大看點就在於給觀眾一種教科書以外的途徑,也就是醫者的觀點,去對於納粹暴行和二戰歷史的再認識。此外,對於最近很夯的「國家機器」,如果你想感受一下「國家機器動得非常厲害」是什麼樣子,也可以來看這部;它會讓你反思國家和人民之間的關係,或許也會讓你對於我們的國家應該走向哪一種未來,有更清楚的答案。



補充:這兩季都各有一個非醫界的歷史名人出現。上一季是《福爾摩斯》的英國作家柯南道爾(Arthur Conan Doyle),他因妻子罹患肺結核而到夏里特求助。本季則是德國物理學家普朗克(Max Planck)。對,就是那個普朗克!他和第一任妻子所生的四個孩子,長子死於一戰,一對雙胞胎女兒先後死於生產(小孩皆存活),二子則是參與前述的 7 月 20 日密謀案被處死。如此遭遇令人不勝唏噓。



延伸閱讀:《夏里特:柏林仁心》觀後文

https://www.facebook.com/TVnMovieWatchers/posts/1045786985625807


檢舉文章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