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及時評賞】關於《007:No Time to Die》──Craig最後一部龐德電影

2019/11/25|電影作品討論

系列前言:猶幸時空旅行未遂,世上大概沒有及時這回事。評賞的人,跟百態總離幾步;賞評的人,又晚了一步。光後留影,千頭萬緒,不要緊,慢慢逐一來賞。



日前多個外媒指出《007:生死交戰》將是丹尼爾·克雷格最後飾演龐德 (James Bond)。距離上一部《惡魔四伏 (Spectre)》上映已經四年了,而丹尼爾對這經典角色的厭倦明顯未有消退的跡象。縱然飾演英國皇牌特務是不少演員的夢想,一部記憶力稍好的人都會記得丹尼爾曾多次公開表達消極的從演感受,包括名句「寧願砍掉手腕」也不願再接下龐德一角、當被問及下一任龐德時答道:「I don’t give a fuck」。





系列支持者只能一邊同意十多年來被同一角色定型的確是負擔 (觀眾還說得出他演過其他更成功的角色嗎?),一邊無奈地不捨 (感覺好像片商一直為下一任黑人或女性龐德試水溫,嗯……)。這種消極感,當然也可以理解為龐德的標記:冷峻、故我、自信。讓我們一起回顧一下他在2015年電影公映前接受的訪問:



The Red Bulletin:「我們從龐德身上可以學到甚麼幫助每日生活的事嗎?」



丹尼爾:「[想了一會] 沒有。不如不要把這些電影說成某些改變人生的經驗。龐德就是龐德所做的事。龐德很專注。他率性而行。那很簡單,是好事。」





丹尼爾版的龐德由《皇家賭場(Casino Royale)》眼前一亮,到《量子危機 (Quantum of Solace)》悵然若失,到《空降危機 (Skyfall)》創造經典,再到《惡魔四伏》明顯疲態,如果系列結束在《空降危機》倒還好,萬一《惡魔四伏》是最後一套丹尼爾的龐德電影,真的會令人十分失望。《惡魔四伏》中的全面迷失是劇情、演員、甚至服裝的崩壞,譬如《空降危機》中百看不厭、恰到好處的各種Tom Ford西裝、私伙Billy Reid Peacoat和Hunting jacket,換成了喪禮上那長得可怕的臃腫外套;那種神秘遙遠基地控制地球的六十年代諜戰片舖排,以及一改寫實風格的主角一人摧毀一隊軍隊劇情,也是令人相當吃不消的。



說了這麼多,到電影上映之時影迷還是會乖乖買票。只希望這系列不要重蹈覆轍,可以好好的結尾,給支持者一個美好的回憶吧。



P.S. 抑或單純地希望首四部「好->壞->好->壞」之後,第五部就會好起來呢?



***



 



旅歐香港犯罪學家,屬分析學派,受訓於劍橋大學,曾到英法中港演講。寫作為踏雪留痕,拓展理論之餘,也談生活、藝術、文化。文章見《立場新聞》、《獨立媒體》、《關鍵評論網》等。專頁:fb.com/sanlamofficial;電郵:[email protected]


檢舉文章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