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及時評賞】《牠》:真正的恐怖片是成長

2019/12/06|電影作品討論

系列前言:猶幸時空旅行未遂,世上大概沒有及時這回事。評賞的人,跟百態總離幾步;賞評的人,又晚了一步。光後留影,千頭萬緒,不要緊,慢慢逐一來賞。



《It》在1999年的改篇舊作是一部頗令人失望的電影。如果十分粗略地將恐怖電影分為兩類,一種為著重橋段,另一種則著重心理恐懼,那麼1999年版的《It》無疑屬於後者。可是電影中經營得不太完善,看罷了觀眾記得的可能就只有小鎮風貌、一個面目猙獰的小丑、陰暗(甚至未及陰深)的溝渠。





﹝請留步,這是gif圖。﹞



新版《It》分為上下兩章,看了第一章的一半,大概就會猜到第二章會集中講成人。由一群知名度不算很高的小孩子飾演群戲,沒太大期望之下有不少驚喜。例如Wyatt Oleff飾演Stanley,在擊退小丑後由「I hate you.」到開懷地笑一幕,起承轉接頗流暢。反觀成人的群戲叫人失望。特別是大卡士James McAvoy。由於劇本所限,期望接近像《Split》裡的表現是不切實際。還有旅館內的情節拖泥帶水、人物來去之間雜亂無章、無法解釋的「巧合碰上」和「不小心偷聽」劇情、不斷更換感情對象的女主角……



看著角色們匆匆忙忙地跑來跑去,有時候不知道他們在忙著甚麼,最後又以莫名其妙的方式戰勝。對,應該要明白這是戰勝恐懼的比喻,不過用吶喊方式還是不免看得有點尷尬。另外,小胖子最後嬴了美人歸是因為……變帥了?





客串的Stephen King多次在劇本中自嘲自己的故事總帶著糟糕的結尾,看來一語成讖。可是傳聞中他的不少作品都在吸毒的情況下寫成。整年事就像長大的小孩不記得小鎮往事一樣。



總的來說,《It》如果停在第一章,其實該說的故事已差不多說完了。將小丑的來歷描寫得太清楚,不但畫蛇添足,更越寫越難自圓其說。畢竟把恐懼和誘惑設想成未知的事物是相當合理,將之扣連成長的主題更見完整。有人說,片名章節安排暗示有第三章的可能,有關小丑的生平,譬如為甚麼會變成小丑、他女兒身上發生了些甚麼,可能都會成為第三章的劇情。想了想,還是不太好。我們小時候會害怕第一天上學,好像不是因為學校的歷史吧。





童年玩伴大都忘記往事,長大後的Stanley生活不失精緻,接電話後卻自殺,反而耐人尋味。看者或有疑問,既然兒時戰勝過,為甚麼長大後反而畏懼?從來沒有甚麼,便不怕失去甚麼,就是人生不易,方會畏首畏尾。得來成就,失去免於恐懼的自由,是成長,是真正的恐怖片,是都市,也是許多人彌留的小鎮。當時我們恐懼但勇敢;現在統統不再了。



***



林慎,旅歐香港犯罪學家,屬分析學派,受訓於劍橋大學,曾到英法中港演講。寫作為踏雪留痕,拓展理論之餘,也談生活、藝術、文化。文章見《立場新聞》、《獨立媒體》、《關鍵評論網》等。專頁:fb.com/sanlamofficial;電郵:[email protected]


檢舉文章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