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婦》:不再屈服退讓的執著

2020/01/20|電影作品討論

2018年出了兩部以女性為主要角色的劫盜片,一部是《瞞天過海:八面玲瓏》,另一部則是年末才上映的《寡婦》。雖然兩部電影對自身的定位相去甚遠,但由於相似的主題,這兩部片一直被拿出來做比較。而《寡婦》在我心中無疑是2018年的最大遺珠之一,這部片在角色刻畫和藝術性方面都比《八面玲瓏》優秀不少,但其不管在討論廣度和票房都不及《八面玲瓏》,更是完美錯過所有奧斯卡獎項,可謂相當可惜。



《寡婦》在一樁爆炸案中揭開序幕。身為犯罪團夥的丈夫們在一場搶案中被警察圍剿最後爆炸身亡,被這個團夥竊取參選資金的原地方幫派老大Manning兄弟遂向遺孀Veronica追討資金。而在生命與財產都備受威脅的情況下,Veronica收到了丈夫遺留下來的關於下次計畫筆記本,決定聯合其他在爆炸案中同樣失去丈夫的寡婦們共同執行未完成的搶案。故事就由此展開,有別於以往劫盜題材強調刺激與追逐的特性,它並不著重犯罪帶來的刺激愉悅或者獎賞的豐厚與否,《寡婦》的角色動機是攸關生存的,它聚焦在這些遺孀間求生的過程,以及透過這樣的過程怎麼整頓自己,收拾起悲傷重新出發。



而論角色成長幅度,差異最大的莫過於Alice,她跳脫傳統金髮美女=無腦和空有其表的簡易公式形象,學會利用自己女性的身分,以美貌的優勢或柔弱的表象達到目標(她甚至有不錯的槍法),計畫能夠如預期進行她的存在絕對功不可沒。在內心層面,她也從一個情感上的依附者、關係中的被支配者,漸漸重拾自尊,成為自己的支柱,成為自己生活的主宰。



相對之下,主角Veronica的情況更為複雜。我們透過剪輯看過從前她和丈夫的種種溫情與激情,因此更能體會在悲劇發生後她的悲痛,在相繼失去孩子和丈夫後,她必須掏空情緒,她需要變得更強勢,唯有如此她才能在這樣的困境下生存。然而觀眾又能從細枝末節中窺探到她的防備下,身為女人的脆弱。Veronica有別於其他寡婦的形象,她更像是一個被拋棄的棄子,屬於完全躺槍的情況下還要解決丈夫留下的爛帳,但她最後沒有向任何人屈服,沒有向Manning兄弟低頭,也沒有按照丈夫留下的腳本走,她找出自己的一套方法,活出了自己的命運。這也是為什麼,當片尾她偶然和Alice在餐廳不期而遇,最後選擇追出門叫住Alice那剎那,她露出的那抹微笑會那麼令人鼻酸。



除此之外,《寡婦》和其他商業電影的最大不同在於,它可以在商業的基礎上,結合更多元素和議題,讓整個故事看起來更飽滿豐富。一如其中女性角色不再退讓的執著,《寡婦》電影本身在不妥協角色深度和藝術性的前提下,還可以兼具它商業上的觀賞性,這是十分難得,當然也非常值得鼓勵的,尤其在主流認為商業片只需要配爆米花,或者願意屈就、拉低評判標準的情況下。



“I always said he should burn in hell. But Chicago will do.”



這部片在開頭沒多久就有人講了這句話。一開始我還不是很能理解,但顯然選址於芝加哥的確是別有用心的,導演利用鏡頭帶出這個城市的浮華與破敗,我們透過Alice和房產家David的約會認識芝加哥最紙醉金迷的夜晚,也透過保母Belle追逐公車的鏡頭見識最混亂危險的街頭。其中更值得注意的,莫過於一次競選造勢宣傳後,車子返回競選總部的鏡頭。導演巧妙的把攝影機架在引擎蓋上,將觀眾的注意力從車內兩個角色的對話中抽離,而投入畫面拍攝的街景中。從一個破敗潦倒的貧民小區,轉過幾個街角,就到了豪宅林立的競選總部,甚至都不需要解釋,觀眾就可以立刻明白的芝加哥的貧富差距竟是如此懸殊。



不僅如此,《寡婦》更是涉及許多關於政治的黑暗面。舉凡政治人物貪污舞弊、政治操作、政教同流合污、幫派角力黑吃黑等等。當一個牧師發表完大概全片最振奮人心的演講,批評現今社會對現況的視而不見和麻木不仁,卻轉眼就能用貪婪的口吻跟參選的幫派老大商談多少錢才能買到他的支持。



甚至到中後段才揭露的:Veronica的兒子的死因,其實是白人警察執法過當造成的。諷刺的是,Veronica在幾幕之前才剛提到:「我從未想過我會嫁給一個白人,而且還是一名罪犯。」然而身為罪犯的丈夫從未為自己犯下的罪惡付出代價,而作為混血黑人的無辜少年卻只因為種族原因就被槍殺。而這樣關於執法過當的故事並不只是虛構,也曾發生在現實中的芝加哥中,所以這樣的城市比做地獄,也並非全然無道理。



就像片中牧師所說,我們生活在一個盲目的環境下。《寡婦》在一個劫盜片題材的包裝下,兼顧了商業需要的刺激,強大陣容ˇ帶來的演技豐滿純熟,光是Daniel Kaluuya 的一個眼神就能感受到強烈的張力和恐怖感。劇本中角色的刻劃與成長更是有目共睹,此外還能保有導演自己的社會觀察。它能透過鏡頭帶觀眾親眼見證這些隱藏在生活之中充滿諷刺與無奈的社會亂象,但這種觀察又是克制的冷靜的,它沒有時下流行的那種過度渲染悲情,以至於某個瞬間觀眾會認為這是貼近現實的。它不需要多fancy的珠寶或名車,它更不需要多氾濫的槍枝和爆破,但它講好了一個好故事。觀眾會願意被這樣的故事說服,願意對這樣的故事產生情感代入和認同,我想這是《寡婦》最吸引人的地方。


檢舉文章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