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再見了日舞小子!為什麼《老人與槍》是勞勃瑞福璀璨生涯的完美句點?

2019/01/21|焦點人物
by hsphere

2018 年 8 月的時候,勞勃瑞福(Robert Redford)在接受娛樂週刊訪問的時候表示,在結束《老人與槍》(The Old Man & the Gun)之後就會從演員身份退休,當時他說「這部電影就我而言會是一個很好的結束」,而如今在看完這部電影之後回顧這句話,才能瞭解為什麼這位傳奇影人願意透過這個角色作為告別;《老人與槍》從它的故事到步調以及對白搭配演員表演的結合,猶如一場輕揚的爵士樂表演,也確實在配樂上透過丹尼爾哈特(Daniel Hart)的詮釋,把大量的爵士元素帶入畫面之中,此外本片的靈魂勞勃瑞福更是將自己 60 年來的表演魅力投入在佛瑞斯塔克這個角色上,無論是談吐、造型、渾然一體的肢體情緒,當作一個傳奇演員的生涯句點真是再適合不過。


勞勃瑞福在正式成為演員、執導電影甚至創立影展之前其實是一名藝術家,如多數的藝術家一樣,增廣見聞、看見世界、就地取材成為了他的當下目標,這位出生在加州的金髮小子在 18、19 歲時以畫家的身份前往歐洲,在旅途的過程中不僅增進了繪畫技巧,也透過視覺來探索說故事的方式,因此培養了那日後作為導演的養分;1950 年代勞勃如多數的明星一樣從紐約的劇場以及電視小角色發跡,更曾經以《The Voice of Charlie Pont》入圍艾美獎最佳男配角展現他對表演的天份,而讓他一舉成名大紅大紫至今依舊影響後日搭檔電影的無疑是 1969 年的《虎豹小霸王》,他與保羅紐曼(Paul Newman)沒天良的帥度把兩個搶匪詮釋的經典雋永,用完全不一樣的角度刻畫反派的心境,建立了一個西部電影少見的男人情懷,尤其最後的經典一幕,與李小龍主演的《精武門》結局如出一徹,讓時代英雄在最美好的瞬間停止,想像留給觀眾,不過有趣的是,勞勃瑞福在片中飾演的「日舞小子」這名卻跟著他至今!

1984 年勞勃瑞福與他公司的負責人史特林范瓦格納(Sterling Van Wagene)創立日舞影展,不過日舞前身早在 1978 年就以猶他美國電影節形式出現,可惜營運狀況不斷,直至轉為日舞之後才明確找到自己的定位,也成為了往後 30 年世界最重要的獨立影展盛事;然而勞勃瑞福依舊透過各式的電影帶給影迷各種難忘的角色,包括 1973 再度與保羅紐曼合作的《刺激》(The Sting)、1974 年版本的《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1985 年的《遠離非洲》(Out of Africa)、1993 年的《桃色交易》(Indecent Proposal)、2001 年的《間諜遊戲》(Spy Game)、2014 年的《美國隊長:酷寒戰士》(Captain America: The Winter Soldier)以及 2015 年的《別跟山過不去》(A Walk in the Woods)與《真相急先鋒》(Truth),都呈現了他個人沈穩、高智商同時結合特有魅力的特質,然而這些特點都在《老人與槍》中透過各種解構重組在他身上。

如同《驚爆點》(Point Break)裡面的派翠克史威茲(Patrick Swayze)、《臥底》(Inside Man)的克理夫歐文(Clive Owen)或是《玩命再劫》(Baby Driver)的安索艾格特(Ansel Elgort),勞勃瑞福在《老人與槍》當中同樣飾演一名有種不同思維的銀行搶匪,他輕鬆寫意,不帶任何殺傷力,縱然身邊總有一把左輪手槍,但從未用過,他不是為了財富而做這件事,而是為了「喜愛」而做這件事,搶劫縱然是一件超出法律規範的行為,但這是這個角色的生活動力來源,如電影當中的台詞「我不是想要謀生,我是為了活著

「對我而言,這在我現在的人生階段來說是一個很棒的角色,關於他的事跡真正觸到動我,我也希望電影能夠展現出來的是,他搶了 17 次銀行、被逮捕了 17 次,然而又逃脫了 17 次。這讓我不禁好奇,他是否不是不願意被抓住,而是因為成功脫逃才能讓他感受到生命中真正的快感?」

對影迷而言,也許勞勃瑞福就像是佛瑞斯塔克一樣,只是一個是熱愛電影,一個是熱愛犯法,縱然已經 82 歲,勞勃對於電影熱情始終沒有降低,在這作品中,我們彷彿看到了那個風度翩翩癡情的蓋茲比,開著復古保時捷為了救出自己學生的情報員長官穆爾,以及最後他戴上牛仔帽、騎著馬,在夕陽之中看著地平線,好像當年那個神槍手日舞小子,在《虎豹小霸王》之後活了下來,利用不一樣的方式存在大家的心中,而對於看著他長大的觀眾,那一幕就足以作為一個最美的句點。

現在馬上去看《老人與槍》!時刻表傳送門:https://filmto.cc/3c70c1

相關新聞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