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奉俊昊與其美術團隊如何打造《寄生上流》中的豪宅與貧房?

2019/11/18|專題報導
by hsphere

由奉俊昊執導的《寄生上流》無疑是今年討論度最高的電影之一,不但獲得了坎城影展最高榮譽金棕櫚大獎,更有機會在明年的奧斯卡挑戰最佳國際電影,目前也正式登陸北美上映,片中對於階級議題的精湛描繪獲得了全世界觀眾的共鳴,多少也反映出全球化後的貧富差距現象,不過其中攝影機精準的運動帶動每個角色之間的關係,也是奉俊昊高超的執導技巧展現,更必須搭配朴家豪宅的設計,IndieWire 特別電訪了導演奉俊昊與他長期合作的美術指導李河俊,一起分享他們打造這個空間的故事。

李河俊:「首先,劇中的房子是由一名非常優秀的建築師建造的,但因為我並不是一名建築師,同時我也認為美術設計和建築師對於空間的想像是不同的,在隔間的設計上,我們必須優先想像攝影機的拍攝角度,但是建築師則是要考量人實際居住的空間利用,因此我認為方法是相當不一樣的。」

根據奉俊昊的說法,這一次他給予李河俊的挑戰不僅僅是要建造一個視覺上相當漂亮的建築,同時這個場域也能夠滿足他的攝影機運動、構圖以及人物角色需求,並且反映出他的電影主題。在訪問中,奉俊昊表示,在本屆(2019年)的坎城評審團成員中,包括了阿利安卓 G. 伊納利圖(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尤格藍西莫(Yorgos Lanthimos)都誤以為片中的房子是真實場景,實際上奉俊昊導演讓他的美術設計團隊打造一個在戶外的開放片廠。

奉俊昊表示,這個故事最有趣的地方可能是來自於他過去擔任家教的經驗,在他任職家教的時候,他是認真的覺得他就是家中的一份子,不過在這部片中他希望創造一個不太樣一的故事,一群並不是罪犯的人,進入一個特定的家庭裡,「在這個故事當中,沒有人說宿主身上只有一個寄生蟲,所以在故事一開始其實是在描述如何發現宿主身上早就有一個寄生蟲了。但我很喜歡觀眾在故事前半沒有發覺這件事,所以我可以更投入在細節當中奉俊昊解釋,「我必須精心的設計這間房子,猶如這部片當中的一個獨立宇宙,每一個角色、每一個團體都有一個空間讓他們可以滲透其中,同時也有你不知道的神祕空間,因此這三組人馬以及這個空間的動態被緊密地結合在一起

「據我所知,奉俊昊導演在撰寫劇本的時候腦中就有很明確的隔間概念,演員通過客廳到達花園的路線,二樓從樓梯下來到達餐桌的路徑李河俊說,而透過這樣的路線,奉俊昊和李河俊打造了一個具有層次的空間,讓角色能夠透過這樣的「路線」,從大門的車庫到二樓的樓梯,都能達到窺視的效果,同時,奉俊昊也認為這些隔間造成的空間感,建造了角色之間關於監視與躲藏的相對關係。

不過,在電影拍攝時要滿足這樣的需求,其實需要更多的作業,包括了根據攝影機運動需要做出的隔間更動,也都必須要反映在在整體的設計上,「我設計了一個結構比例,這個比例的寬度必須要比高度有深度,因此能讓整間房子符合電影 2.35:1 的比例。」

「不少人在看完《寄生上流》之後會聯想到黑澤明的《天國與地獄》(天国と地獄,英譯 High and Low),當然這部片在結構上更加簡潔有力。」奉俊昊談論到不少影評談及的「結構問題」,無疑這也是《寄生上流》高超的設計,奉俊昊利用了貧窮家庭以及富有家庭在居住上的高度落差,同時表現出兩者在財富與地位上的懸殊。「《天國與地獄》就是高高在上的人是富人,在底層的,則是充滿犯罪的結構,有點類似《寄生上流》,但更多層次。」

奉俊昊也補充,在聲音設計以及光線捕捉上,也反映出了貧富差距這個議題,只要你越窮,你能接收到的光線就越少,相對的,你越富有,能沐浴的陽光就越多,就如《末日列車》一樣,後節車廂幾乎沒有窗戶,一天當中僅僅有 15 到 30 分鐘的時間可以看到窗外的世界,「在《寄生上流》中,在所有戶外搭建的場景上,我們幾乎都用了自然採光。」奉俊昊表示。

「朴先生的家是一個室外的搭景,過程中也考慮到了太陽的位置。」李河俊談到朴社長的家。「太陽的照射位置是我們在找地點最重要的一件事,同時我們必須記住我們想要拍攝的時間太陽的確切照射位置,同時搭配場景中窗戶的位置與大小。」

李河俊表示在拍攝上並沒有分室內以及室外,他們是打造一個完整的空間讓劇組拍攝,其中片中豪宅的前院在劇情的推展上佔有非常重要的戲份,「朴家的前院是為什麼我們必須真實打造這棟房子的原因,因為奉俊昊導演已經在腦中有演員之間的隔間分層概念了。」另外,奉俊昊在前院安排了不同時間與光線的場景,每一個場景都必須依照前面美術設計團隊的設計才能完成導演當下想要的情緒,甚至因為這些光線讓這些場景都是直接用自然光拍攝,「這也是為什麼這個前院讓朴家豪宅客廳並沒有電視,在片中其實有大概提到原因,因為這間房子的設計師表示客廳是為了觀賞美麗的前院,所以我們按照 2.35:1 的比例建造了一個巨型落地窗。」

除了高低、空間的差異外,兩個家庭的居家擺設其實還有巨大的差異,也從美術設計的想法上落實,朴家豪宅擁有居大空間、井然有序的擺置,並且有著明顯可調控的顏色比例,和半地下室形成鮮明的對比,和朴宅相比,金基澤的家擁有更多的顏色,但這些顏色卻不鮮明,在整個飽和度上是相對低的,讓你無法明顯觀察到特別突出的顏色,另外這個半地下室也更加的擁擠,在整體密度上是有壓迫感的,因此其實身為觀眾,無形之中就可以理解家庭狀況因為經濟條件的不同而有著天與地的差異。「雖然電影是在講共存,但我和奉俊昊導演都認為我們也必須表現出明顯的對比差異。」

李河俊表示在韓國是有類似朴家豪宅的真實房子,但是「樓梯設計」是敘事的一份子,甚至可以說是不可缺少的配置,因此還是必須找一個地方建造符合奉俊昊心目中的建築,另外在電影最後,主角一夥人在大雨之中一路往下的設計,也是導演刻意安排的,這也是「階梯」的重要性,水要一路的往下流,流到了金家半地下室之中,造成可怕的淹水。

訪問最後,李河俊談到了電影最後那場廁所的戲,「我記得沒錯的話,劇本裡面奉俊昊對那個場景的描述是:大便的神殿」,在韓國,其實有很多類似結構的房子,因此他們廁所管線會接近天花板,而隨著那場大雨淹水的戲,那顆在地下室與一樓中間抽著菸的鏡頭,似乎也象徵了在灰色地帶掙扎的底層階級,在電影語言上充滿力道,但背後是巨大的美術團隊建造的場域支撐了整個攝影機運動的結果。

資料來源:Indiewire
圖片來源:《寄生上流》劇照、architecturaldigest.com

相關新聞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