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角色飾演到與角色的共生共存 — 許瑋甯的成熟與蛻變

2016/07/01|焦點人物
by hsphere

我知道,標題可能有點老套,但也就像《當男人戀愛》這部電影一樣吧,你明明知道它是一個有點狗血又通俗的故事,但你還是為了故事每一個轉折、劇中每一個人物大笑、流淚,一起心動與心痛;許瑋甯這次的演出其實對我來說也是一樣,從《目擊者》到《紅衣小女孩2》,每一次的訪談中,她都有了成熟的心態與想法,作為一名演員,很明顯地,她始終不斷的在進化,但很有趣的是,她的成長幅度不僅於技巧和實力的增長,而是內在思維的進化。

「浩婷就是所有女生的縮影」

「浩婷這個角色雖然跟我自身經驗沒有那麼像,可是她就像我們周遭的所有女生一樣,就是你會看到,在銀行工作的女生、在農會工作的女生,你會去想他們工作的日常是如何?」不可否認的,一個在三線城市農會上班的角色,本來就比較難與許瑋甯的形象做出聯想,但對於一名好的演員來說,挖掘角色的樣貌、厚度與可能性,也是駕馭好表演的重要元素,「當然你也會看到陷入愛河的女生,你會看到這些女生在面對愛情的時候、或面對親情的時候,她們所面的勇敢是什麼?所以,我看到的其實是這方面的力量,而這方面就某些程度來講是跟我有些相像的,那怎麼樣透過我的詮釋去讓浩婷這個角色更立體化。」

《當男人戀愛時》不是王子與公主的故事,也沒有典型的反派人物,無論主角還是配角,都是有血有肉的存在,或者我們可以說,這部電影現在可以受到如此大的迴響,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具有生活感的角色設定,放貸的老大不是過去我們想像的那種黑道大哥,反而就像是傳統市場當中我們會看到的大姐,收帳的小弟不是心狠手辣的打手,更像是一個照顧街訪的好鄰居,女主角也不是光鮮亮麗的少女等著被英雄拯救,而是在角色背景上,尋求自力更生的力量,只是這個女生也像多數的人一樣,需要被愛,也渴望被愛。「我就是...跟著浩婷,一起去愛上阿成,跟著浩婷,一起去看待人世間所有事情,她要如何至死地而後生?她該如何一肩扛起?該如何孤立無援到最後勇敢去愛,我覺得她就是所有女生的縮影,對我來說。」


許瑋甯在《當男人戀愛時》飾演浩婷。


外型之外,口條與肢體也是完整浩婷的重要因子

直觀的觀察,飾演吳浩婷過程中最明顯的改變,可能就是膚色的差異,「曬黑...這都是很基本的,浩婷的生活在一個小鎮,加上他又欠很多錢,所以你可以想像他是沒有時間保養的,可能天氣好他就直接走回家,對他來說他就是整天日曬雨淋的。」許瑋甯解釋,但對我來說,這次演出最讓我驚豔的,無疑是口條以及肢體。模特兒出身的她,要如何轉換不同的舞台表演模式,以及講出符合小鎮女孩的音調,這些細微的改變都是浩婷如此自然的原因:

「我沒有設定他是一個台語極好的人,而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就有跟老師去練習怎麼把中文的發音講的不這麼字正腔圓,因為雖然他不是要求台語要很好,甚至我自己在看的時候也覺得連愧靠都沒有,但是他要求你在講中文的時候你的字要很鬆,你的力氣要擺在上唇,所以你在講話的時候就不會有這麼多的捲舌,不會太用力,就是輕輕鬆鬆的,例如「你喜歡我ㄙㄜˇ麼?」、「你四不四喜歡我?」其實都在這裡(上唇),就是很直線沒有力氣的,或者說「我爸他zan呢?」(我爸他人呢),大家如果有再去看,我覺得應該要看到這些細節的啦,因為這些東西都是成就浩婷的要件之一,沒有被看到我會覺得浩婷會很可惜。」


許瑋甯這次在口條表演上也做足功夫。


自然,並不簡單。

有時候,外表過於亮眼的演員,在詮釋角色時反而會受到侷限,例如布萊德彼特(Brad Pitt)過去在許多表演實力受到肯定的角色上,有時還是會擺脫不了「布萊德彼特」,直到《從前有個好萊塢》的克里夫,才看到了他如何透過「放鬆」讓角色更加合理,而這個放鬆對於許瑋甯來說,可能是準備浩婷這角色上最大的挑戰:「之前接演的各個角色無倫是電影還是電視,都是...情緒比較外顯的。你可以看到那些角色有一些大起大落,不是很開心就是很生氣,或是很害怕,我覺得我之前接演的角色都是屬於這樣情緒激烈的,好不容易找到浩婷...而對我來講這個角色最大的挑戰是她的自然。」

先前我們與導演殷振豪導演的 Podcast 中他曾透露,許瑋甯的表演讓他覺得非常厲害,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很多眼神上的差異,他在當下其實沒有察覺,都是在剪接室用比較大台的螢幕才能發現;至於許瑋甯本人則表示,這些都不是刻意的營造,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產生,是情緒帶動的真實表現:「她就是像水一樣,非常自然的出現在你的生活中,但你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你也不會覺得他就是,清清淡淡的,可是如果你再細看的話,你會發現其實他心裡面的起伏是很大的,只是你可能外表看不出來,這個自然是極度要挑戰的,自然並不簡單,例如說你要大哭什麼的,其實都很容易,可是你真的要收回到自己內斂的方式,然後把那很細膩的東西告訴觀眾,或是要告訴你的對手,我覺得這是挑戰的地方。」


許瑋甯的自然。


設計之外,如何透過生理加強戲劇效果?

看過電影的你不知道有沒有發現,浩婷追到車站找阿成的那場戲,她是認真的滿頭大汗,當然這樣的外型是可以透過造型達到,但是當時演員的表現,其實是許瑋甯真的利用跑步營造那個迫切感:「我們只要是情緒重的戲,我們都會想要多銜接一些鏡頭沒有說的,像車站那場,就是從醫院出來,跑一段路去找他,然後車站外面又是一段,我覺得....人的身體反應還是有差啦,裝進來(鏡頭裡面)喘,跟你真的喘,還是不一樣,那顆鏡頭就是我在車站外面,還沒 action 的時候我就先在原地跑,導演說 action 之後我再跑進來,所以我覺得那個喘度就有差,你如果真的在找這個人,那個喘度真的演不出來,你就是要卯足全力,就是要找到他的那種喘。」

這場戲另一個我很喜歡的地方在於久別重逢之後,並不是印象中那種唯美的時刻,而是浩婷發自內心的憤怒,但這個憤怒也包含了很多不捨,阿成與浩婷相處的過程中,你可以發現有很多這樣的衝突,當然也包括了最後阿成的告別式:

「那場現場在 setting 的時候導演就不讓我進去了,連阿成的照片他都不讓我看,所以第一個鏡頭他就是拍我,想要看我的第一反應,我們就是在現場之外的地方做準備,而我第一次看到阿成照片的時候,導演就有跟我說盡量忍住,因為那是你用的歡送會。而打開粉蒸肉說的那句:『今日仔咩歡喜好謀』也是臨時加的,它並不在劇本上面,所以當我打開、講出這句話時,是完全忍不住的,但導演就是得到他想要的。」


在《當男人戀愛時》,許瑋甯會透過延伸的準備讓角色演出更加合理。


這次同樣幾乎拿出生涯最佳表現的邱澤,和許瑋甯的銀幕化學反應是本片目前如此受到歡迎的重要原因,兩位演員的每一次出場,所產出的情緒多元、飽滿且真實,無論是一開始的喜劇,中間的感情到最後的悲劇,同樣的,在許多細節上,造就了對手戲的精彩:

「真的蠻幸運的是,這次遇到好的故事、監製,尤其是導演跟你的對手,因為這部片是順著拍,我們很幸福從前面是拍喜劇,一路堆疊到後面的悲劇,我們前面有多開心,你後面在演的時候,就有多難過,因為我們演員在演難過戲的時候,也會想起之前有多開心的畫面,所以他等於是帶你經歷了一段戀情,一段人生。至於邱澤,我會說幸運是因為我覺得他是一個很用功的演員,所用的用功,我可能會覺得,他是一個很願意給予對手情感的演員,這是一個演員之間的默契與互助。還有就是他在演喜劇的時候,節奏都抓得很好,例如,他會在某些地方會想要空一拍,有的時候是看過去的眼神,他的節奏真的抓得很好,而且他試了很多不同種的東西,這對我來說是很驚豔的,因為我真的是會認真地被打到然後沒辦法拍下去。」


許瑋甯和邱澤這次都找到了他們生涯相當重要的角色。


愛才是成就我們價值的事情

《當男人戀愛時》是一個充滿生活化的戲劇電影,也是為什麼導演殷振豪可以說他只是把演員擺在了對的位置上,或者我們可以說,擺在了「對的宇宙上」;這款台式浪漫的品味,是這幾年台灣流行文化中越來越受到重視的一塊,台灣新一輩的消費者的文化認同感提升,使得更多過去我們覺得「本土」的元素,在經過時代融合之後反而變得時髦。從茄子蛋的音樂錄影帶開始,殷振豪對於自己影像裡的世界方向就相當明確,這部片也不例外,而這樣的世界,許瑋甯也有自己的解讀:

「世界觀喔...其實,可能還是回歸到小小的幸福誒,就是,守護,跟愛吧,但這個愛不侷限於愛情,還有親情都是,我上次跟他聊完,我們也會覺得就是,你有沒有好好珍惜那個當下?因為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你真的不知道,所以電影裡面就有一分鐘就好,就是這些,好像有時間限制、好像生命是有限度的,在這些情況之下你要怎麼去珍惜跟愛。之前也有碰過幾個看完這部片的觀眾,拉著我的手說,那個一分鐘真的很重要,然後講完就哭了,我就會覺得,嗯我們真的有做到了,我們有從生活中去打到那些很細微的情感,而且這些情感是我們最需要的,我們好像常常會說,喔我有幾棟房子?我夠不夠有名?我是誰誰誰?好像這些東西才是成就我們價值,但是說真的,愛才是成就我們價值的事情。」


許瑋甯:「愛才是成就我們價值的事情」


演員的成熟與蛻變,看起來是一個通俗的評價,畢竟身為演員,都會想要邁向成熟或是尋求蛻變,近年工作重心都擺在電影上面的許瑋甯,在《當男人戀愛時》的進步有目共睹,但當我問及對於未來的挑戰這個問題時,才讓我發現她的進步,不是在於做了多了不起的功課或是採用了什麼厲害的方法,而是企圖打破觀眾對自己的框架與想像,跳脫飾演角色的思維,而是與它共生與共存:

「現在可能已經不是什麼角色的挑戰了,而是這個角色設定跟心態的挑戰,因為角色會來找的,有時候是很重複的,那你要怎麼在這些重複的角色中間,做出不一樣的情感表現跟態度,我覺得這個很重要,譬如說,你知道這個角色是很勇敢的,但你要怎麼演出,當你在講勇敢,同時不會讓人家覺得是強悍的,這是有差別的,所以,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挑戰。當你沒有演出來的時候,大家可能就覺得你只會那種,可是當你演出來之後,大家就會對你的想像更多,所以真的要挑戰,可能是要挑戰大家對你的想像力,而不是挑戰每一個角色的樣貌的,因為樣貌都是演員自己演出來的。」


謝謝惠顧,期待許瑋甯下一次的角色。


後記:當天訪問結束後,我們移動到了附近的冰店吃冰,順便拍照(還是拍照順便吃冰?),許瑋甯再次展現了演員、藝人之外的親切,我想這就是她如此受到愛戴的原因之一,不過令人欽佩的還是,在她美麗的外表下,對於表演工作的努力以及力求進步,都可以在與她少數的訪問過程中,體會她邏輯、科學兼具的思維,還有她沒有架子的親和力。


許瑋甯與 Morris 送上的《當男人戀愛時》手稿合影



文字:孫志騰
攝影:Ellis Yun-Ying Wu 巫昀穎
場地:雪王冰淇淋

 

相關新聞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