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自殺突擊隊:集結》看美國在巴拿馬的入侵與地緣政治

2021/09/29|專題報導
by hsphere

回顧詹姆斯岡恩(James Gunn)的職業生涯,向來有一個明顯且強烈的血腥幽默於其中,你很難單純的稱之為美學,但他確實也是擅長刻畫他那獨有暴力的翹楚;在他最新的導演作品《自殺突擊隊:集結》(The Scuicide Squad)中,再次看到了充滿創意的動作設計、毫不避諱的血腥以及娛樂效果十足的劇情,搭配著運用得宜的流行音樂,猶如一場成人特有、同時難以複製的超級英雄電影,但在熱鬧華麗以及行走鯊魚之外,本片透過拍攝地點的選擇與故事安排,不禁難免讓人懷疑其中有大量美國在上個世紀對於巴拿馬的地緣政治戰略與實質入侵的諷刺隱喻。

《自殺突擊隊:集結》的故事發生於一個虛構的南美洲離岸島國科托馬爾地,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在看自殺小隊的冒險與一個巨大外星生物的對抗,但其動機在於長達百年的赫雷拉家族統治權被盧納將軍與其副手蘇亞雷斯少將剝奪,進行了實質的軍事政變,進而控制了科托馬爾地政府,而整個赫雷拉家族也因此被公開絞刑;而自殺小隊的任務並不是暗殺與美國關係惡劣的盧納將軍,反而是要摧毀神秘的科學研究單位約頓海姆,以免不明的外星科技落入政治狂人手中。

這樣的劇本設定其實可以延伸到許多二次世界大戰美國在世界各國為了自身國家利益展開的各種軍事行動,美其名都是為了「世界和平」,但事實上背後都擁有了大量的軍事目的;然而,《自殺突擊隊:集結》除了在華納兄弟第 11 號片廠拍攝外,巴拿馬市以及科隆市也提供了最直接的場景拍攝,讓這個描述中南美洲獨裁政權的電影有了一個最大的歷史道具。本片的美術設計貝斯米克爾(Beth Mickle)曾表示,會選擇這兩個城市拍攝是因為它實際上看起來就像是有顆炸彈在這邊引爆過,而市民在搖搖欲墜的建築物中奔逃,不過在這些碎屑和污垢之外,它也提供了鮮豔的色彩;最重要的事,《自殺突擊隊:集結》的實際情節也是巴拿馬這個國家過去 50 年間,動盪的政府與美國複雜關係的隱喻。

一切的起因:巴拿馬運河

1903 年 11 月 3 日,美國登陸巴拿馬,同時策動巴拿馬脫離哥倫比亞獨立,成立巴拿馬共和國,但真實的目的並不是宣揚民主,而是為了開鑿富有大量商業價值的巴拿馬運河;因此同年 11 月 18 日,美巴簽訂《巴拿馬運河條約》,美國取得「永久使用、佔領和控制巴拿馬運河」的權利,1914 年全長 82 公里的運河完工。

不過這只是巴拿馬動盪的開端,這個中美洲國家在過去的 50 年中歷經了兩次軍事政變,從 1968 年的奧馬爾托里霍斯(Omar Efraín Torrijos Herrera)的軍事政權開始,到 1983 年曼紐諾瑞嘉(Manuel Antonio Noriega)透過政變取得政權;1989 年總統大選,反對黨聯合推舉之總統候選人吉列爾莫恩達拉(Guillermo Endara Galimany)獲得選舉勝利,但諾瑞嘉宣佈選舉無效,美國隨即對巴拿馬做出軟性制裁,以及暗中企圖推翻諾瑞嘉軍政府;諷刺的是,諾瑞嘉過去長時間與美國中情局合作,協助美國對抗共產主義以及尼加拉瓜桑定民族解放陣線。最後美國在 1989 年 12 月 20 日,美國以保護美國公民、保護民主選舉和打擊販毒的名義,展開代號「正義之師作戰」的軍事行動,1990 年 1 月 3 日諾瑞嘉投降,這場入侵也於 1 月 12 日正式結束。

「你的政府不是派你來保護世界不受外星科技侵害,是為了掩蓋他們也參與其中。」

故事回到《自殺突擊隊:集結》,同樣是一個軍事政變,同樣是美國派出武力試圖擺平問題,但同樣的發現真正的大問題就是美國捅出來的,只是諾瑞嘉變成了一個巨大外星海星,正義之師變成了一群烏合之眾。美國在冷戰時期對於中南美洲國家的干預、與共產主義擴張的對抗,成為了維持世界和平最合理的理由,但各種的顛覆、侵略,都造成了大量的死傷,但只要不是在美國本土發生就可以,如同電影當中美國與科托馬爾地協議,企圖透過侵略者海大星(Starro)的研究作為可行的軍事力量,直到魁儡政府垮台,派出自殺小隊掩滅證據,是的,就像是諾瑞嘉過去與中情局的各種合作內幕。

《自殺突擊隊:集結》的反英雄角色也呼應了這個充滿諷刺意味與憤世嫉俗的劇本,主要角色血腥運動、和平使者、哈莉昆恩、圓點人、鯊魚王,他們雖然身懷絕技卻也背負罪惡,他們是英雄也是惡棍,他們偶爾團隊合作,同時彼此猜疑,這不是一個是非善惡壁壘分明的世界,真實世界其實也是,美國在中南美洲的地緣政治策略、控制與入侵,都被包裝在自由世界的美麗外表下,如同約頓海姆實驗室的電梯按鈕「骯髒的小秘密」(Dirty Little Secret),沒有親眼看到之前我們都無法知道這些結構性的問題。

1999 年 12 月 31 日,巴拿馬收回巴拿馬運河的所有管理權,代表美國在這個國家長達一個世紀的掌控正式結束(至少表面上),《自殺突擊隊:集結》的結局有著詹姆斯岡恩(James Gunn)在上映前的承諾,在充滿希望之餘也相當殘酷,但也為這個巨大的政治隱喻做了一個明確的定論。就製作面來說,華納兄弟影業在巴拿馬市拍攝的決策,讓他們獲得了 15% 的現金回饋,至於巴拿馬,也因為這部電影的拍攝,創造了超過 600 個臨時演員的工作機會,更讓全世界的觀眾看到了這個城市不同的風貌,也讓這座城市成功地成為了這部電影的角色之一。

最後,看看歡樂的 NG 片段

 

參考資料

美國入侵巴拿馬

‘The Suicide Squad’ Is a Surprising Response to Latin American History — and America’s Messy Relationship to It

相關新聞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