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狂熱] 即興、獨特、極具原創性的《鳥人》配樂:安東尼奧桑切斯

2015/01/13|專題報導
by JeanLin
文/Jean

以驚人數量搶攻今年各大影展席次的《鳥人》(Birdman),不僅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為米高基頓(Michael Keaton)打造了一個幾乎量身訂做的故事劇情,攝影師艾曼紐魯貝茲基(Emmanuel Lubezki)除了再次展現擅長的一鏡到底拍攝手法,更以特殊技巧使其一鏡到底發揮得更加淋漓盡致,而除此之外,四次葛萊美獎得主安東尼奧桑切斯Antonio Sanchez)所製作的配樂也是本片相當深植人心的部分。

安東尼奧桑切斯過去14年都在美國爵士吉他手派特麥席尼(Pat Metheny)所組成的樂團中擔任鼓手,並且也出過自己的爵士鼓獨奏專輯,這次擔任《鳥人》配樂作曲,是他首次參與電影計劃。然而會參與《鳥人》也是與導演阿利安卓有一段巧妙的緣分。阿利安卓與長期合作的音效師Martin Hernandez曾在墨西哥的廣播電台開設節目,安東尼奧也是在該節目上第一次聽到派特麥席尼這個人,而阿利安卓正好是派特的樂迷,因此在一場演唱會後,安東尼奧與阿利安卓認識了彼此,並且相處融洽。於是當阿利安卓突然提出想單純以鼓聲來製作一部電影的配樂時,對安東尼奧來說,如此極具創造力、狂放的概念也吸引他立即點頭答應。

[caption id="attachment_43054" align="alignleft" width="333"]19a56bb8ac61ac25818fc92dee027 安東尼奧多次以樂團身份榮獲葛萊美最佳當代爵士專輯等獎項。[/caption]

雖然有過非常豐富的爵士鼓演奏經驗,但這是安東尼奧首次接觸電影製作。起初阿利安卓先給了他劇本,不過劇本中只有粗略的故事大綱,並沒有完整的細節與台詞,雖然很新鮮,卻無法提供安東尼奧創作的概念與方法,於是他先為角色們創作幾個有節奏的主題,並給導演大致的音樂表現方向,大概是有趣的、放鬆的、憂鬱的、環境音感的,不過這卻完全不是阿利安卓希望呈現出的東西,阿利安卓夢想的是全然的爵士風格,並且自然隨性的。

幾個禮拜後電影正式開拍,安東尼奧也到了片場觀看,才開始激發出他的靈感。作為一個長期的爵士樂手,他其實也相當習慣即興創作,或是當場神來一筆的隨性表演,所以這對他來說完全不是問題。而後與導演一起進錄音室錄製Demo時,就是導演告訴他現在進行是哪一幕劇情,他就隨性演奏,於是就成了導演在腦海中想像著劇情發展,而安東尼奧不停歇地演奏,如此精神上的結合而成。在電影初剪完成後,才又有更進一步具體的搭配畫面、場景修改配樂,並讓鼓聲更加雜亂,更加隨意。

本片除了以特殊一鏡到底展現全片一氣呵成的感覺之外,在鼓聲配樂中同樣也可以聽到隨著人物走位、攝影機運動而感到配樂的忽遠忽近以及環繞感,然而這些卻不是在後製過程以特效製作,而是在現場拍攝時實際以麥克風收音所造成的真實效果。在電影中有幾幕也可以看到實際的鼓手表演,不過那並不是安東尼奧本人,而是安東尼奧的好友Nate Smith。但是Nate Smith在拍攝時,最終的配樂版本尚未定案,所以他無法跟隨Demo做出動作而是自己先隨性演奏,是後來安東尼奧才學習他的動作手勢改變配樂,花了好一段時間才在短短兩秒鐘的畫面中配合得天衣無縫。但是安東尼奧也非常感謝阿利安卓如此的吹毛求疵,才能讓整體以長遠來看都有很好的表現。

[caption id="attachment_43055" align="alignright" width="333"]antonio edits version 1-8030 無法讓演藝學院會員認同作品讓安東尼奧相當難過。[/caption]

安東尼奧也隨著《鳥人》氣勢橫掃金球獎、英國演藝學院獎、多項影評人獎項的提名,但是原本應該可以一路直闖奧斯卡的機會,卻被提前被判出局。雖然奧斯卡的入圍名單尚未公佈,不過日前已經釋出一份具有參賽資格的名單,此屆奧斯卡能夠參與角逐最佳原創配樂獎的共有114部作品,然而卻沒有看到安東尼奧的名字。其爭議在,即使實際上全片以安東尼奧的爵士鼓演奏作為配樂主導,包括其他音樂使用超過50%,但問題在於電影中使用了古典音樂作為部分劇情的延伸串接。

據奧斯卡官方的參賽資格規定「使用現有音樂或分散主題而消減配樂注意力、使用顯著的歌曲而蓋過配樂影響,或是集結超過一位作曲家的作品而成的配樂,則不具參賽資格。」雖然福斯影業在第一時間補交更多文件證明安東尼奧的配樂確實是大受好評,但是仍然遭到影藝學院音樂分部執行委員會主席Charles Fox的回絕。Fox則表示,此片有超過一個半小時的非原創音樂(多為古典樂)突出地出現在眾多關鍵劇情,並且引述上述規則,還是無法將安東尼奧的作品納入具資格參賽的作品之中。

對此,安東尼歐也深感失望,並且強烈不認同他的配樂會因電影中其餘伴隨的樂曲所削弱印象。更表示,觀眾在看完電影之後會記得他配樂中的聲音表現、原創性、個性及力量,然而這也是他持續不斷獲得關注、提名,甚至是拿獎的原因,他也為此非常感動。然而許多優秀的作曲家都是演藝學院的會員,無法跟這些決策者產生共鳴也讓他相當難過。

 

(資料參考自DeadlineTheFilmStageTHR

相關新聞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