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y專欄 / 《頂尖對決》:天使與魔鬼的交戰

2015/09/18|
by Anny
文/ Anny

比起《蝙蝠俠:開戰時刻》 (Batman Begins)有英雄,《全面啟動》(Inception)有超乎想像的夢境,《頂尖對決》(The Prestige)只有兩個魔術師在勾心鬥角,與其他諾蘭的作品相較之下顯得黯然失色。先別急著下定論,給這部片三分鐘,它絕對有辦法在三分鐘內讓你忘記所有對它的既定印象。

由米高‧肯恩飾演的卡特,在片頭三分鐘以他獨特而充滿磁性的嗓音為我們開場,說明魔術的三步驟。

  1. The pledge─以虛代實


魔術師秀出一個真實的東西,那個物件非常普通、很平常,他也許會邀請你檢查這項物品,讓你相信一切都是真的,但事實並非如此。

  1. The turn─偷天換日


魔術師利用這個看似平常的東西,做出令人驚奇的事。

  1. The prestige─化腐朽為神奇


把東西變不見不稀奇,重要的是把東西變回來。所以每個魔術都有第三個步驟,也是最難的步驟,我們稱之為「The prestige」。

就在這,開場三分鐘,導演已經把想說的話說完了,但不會有人發現,因為我們早已踏入導演精心編排的陷阱,隨著劇情的開展,觀眾專注於兩位男主角的對決,把開場的畫面拋諸腦後。既然《頂尖對決》是兩個魔術師相互競爭的故事,當然不能忘了角色本身的重要性,電影也將兩人的形象塑造地十分成功。

波登是個才華洋溢的魔術師,他自信,一心追求更高一級的表演,與之相比,安傑是個較為平凡,穩扎穩打的魔術師。波登充滿野心,安傑則被忌妒腐蝕,老婆死掉後,安傑唯一的追求就是贏過波登。

《頂尖對決》之所以迷人,是因為看第二次才會發現,自己有多麼愚蠢無知。法倫是波登的助手,在整部電影裡存在感極低,除了波登偶爾提起,觀眾幾乎不會記得有這麼一號人物。但重看一次就會發現,波登提到法倫都充滿意義。電影的最後,波登為我們揭曉:法倫和波登是同一個人。他們是雙胞胎,共享兩個身分,付出人生只為完成偉大的魔術。這也是為甚麼波登能一眼看出中國魔術師的金魚戲法,因為他了解「犧牲」的真諦,而安傑始終無法理解,他的代價是有限度的,就連最後的魔術他也選擇讓自己活下來。

想看懂這部電影需要關注幾個特別的地方,第一是卡特。多看幾次便會發現,卡特說的話永遠是對的,他看穿波登的把戲,預言安傑的改變,除了沒有水晶球他簡直和算命師一樣神準。這樣複雜的一部片總要有個人講真話,否則難取悅的觀眾看完只會罵聲連連。卡特就是藏在騙子堆裡的誠實寶寶,跟著他的話思考,馬上能夠理清本片的脈絡。第二個重點是波登。仔細聽波登的一言一語,編劇強納森‧諾蘭是小說起家,字字琢磨,注意「both、each other」這樣雙雙對對的單詞,提醒自己他們是兩個人,也是一個人。看過第一遍後,我們可以分辨出兩個波登的不同,一個滿足於現在的生活,娶了莎拉,另一個不停和安傑較勁,喜歡奧莉維亞。每一次波登性情的轉變都是腳色轉換的暗示,飾演波登的克里斯汀‧貝爾將這個角色發揮地淋漓盡致,也讓觀影的我們更容易理解其中的故事。

《頂尖對決》看完讓人大呼過癮,不僅是因為其複雜而完整的情節,重要的是,我們全被騙了。從電影的開頭,觀眾便已陷入導演的思維。複雜的時間跳躍,惹得觀眾頭昏眼花,拚命證明自己夠聰明,汲取所有資訊想要解開謎團,卻從沒發現自己也如主角盲目,所有的真相早已藏在電影裡。直到最後一刻,卡特那句:” You want to be fooled.”我們才大澈大悟,自己也和劇中的角色一樣,沉迷於追尋,卻沒發現事實就擺在眼前。

人生到底在追尋甚麼?為了贏,為了名譽,為了財富,我們必須付出甚麼樣代價?真正的犧牲是像安傑那樣一次又一次殺了自己,只為毀了他人,抑或如最後的波登,交出自己最珍視的技術希望換回雙胞胎兄弟的女兒?「The prestige」不僅是最重要的步驟,同時代表著人生最難過的關卡。沉迷於名利的追尋,以為是利他,是自我實現,但過程往往是盲目的。當我們選擇自己想相信的去聽去看,就會變成安傑,在最後一刻才明白自己失去甚麼,才發現自己要的,其實是早已經擁有的,觀眾的笑容。

行刑前的最後一次會面,波登將表演的小紅球丟給法倫,「球」代表的是完整與平衡,曾經這是兩人犧牲人生完成的魔術,如今球回歸到一個人手上,最後兩個波登都握有自己的人生,為自己的選擇感到滿足。

也許波登代表的角色並非兩個掙扎的人,而是一個人的雙面。每個人都有慾望的一面,也有知足的心理,如何在兩者中取得完美的平衡,正是諾蘭花了兩個小時,精心布置一場騙局,想要傳達給我們的訊息。

相關新聞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