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y專欄 / 《險路勿近》:最危險的純真

2015/10/04|
by Anny
文/ Anny 

接觸《險路勿近》完全是一場意外,當時只是覺得她的英文片名《No Country for Old Men》讀起來很好聽,沒想到看完後深深愛上那種淡淡的,卻對世界提出強烈指控的味道。

電影的開始警長──貝爾用滄桑的聲音說出現在和過去的差別,他的爸爸和爺爺都是警察,過去那段時光,警察不用帶槍,那是一個純真的年代,然而在貝爾的世界裡,他無法理解的事情每分每秒都在發生,他曾經抓過一個小男生,殺死了十四歲的少女,而且還告訴貝爾,殺人是他一輩子的心願。

貝爾的世界被改變了,這是淺顯易見的,然而被甚麼改變了呢?隨著電影的開展,答案呼之欲出。

殺人魔──奇哥是電影裡最重要的反派,但他的惡卻是沒有標準的,他可以莫名其妙殺掉路人,卻會因為別人贏了猜金幣而放他一條生路。他的行為無法用常理推斷,就像一種最純粹的惡,令常人無法理解。如果他是惡的象徵,那麼裡面的角色如何與他牽扯在一起,最後惹禍上身,便成為重要關鍵。

摩斯無意間闖入毒品交易現場,他將兩百萬美金占為己有,一時的貪念惹來奇哥的注意。殺手──威爾斯受雇主要求必須阻止奇哥瘋狂的行為並拿回錢。摩斯和威爾斯最後均慘死於奇哥手下,儘管威爾斯曾對摩斯說過,奇哥不接受任何的交涉,但死到臨頭威爾斯依然試圖和奇哥交易,奇哥最後那句話十分引人深思:如果你遵循的法則將你帶來這裡(死亡),那這一切有何意義?

威爾斯的死象徵奇哥打破常人依循的法則,在此可以解釋為金錢。細想就會發現,摩斯和威爾斯之所以和奇哥扯上關係都是因為金錢,摩斯偷走毒犯的錢,威爾斯受雇於人,兩人最後都不得善終。貝爾警探從頭到尾追著奇哥跑,但卻從沒有受到生命威脅,因為他只是為了最單純的理由行動,他希望世界可以安全一點,美好一點。

電影裡時常可以看到對金錢──也可以說是貪念──的撻伐。當貝爾初次來到滿是屍體的販毒現場,菜鳥警察說:可能和錢無關。貝爾隨口回了句:可能。但當菜鳥問道:你不相信?貝爾篤定的說:不,我不相信。貝爾深知金錢可以帶來的改變,他老到足以理解世界的某一部分是如何運作,菜鳥警察的角色就是在反射從前那個懵懂無知的貝爾,也象徵了世界依然保有部分的純真。包括摩斯在邊界和路人的對話,以及奇哥發生車禍後與小孩的交易,再再表現出金錢如何使一個人腐化。

電影以貝爾的兩個夢做結,第一個夢裡,貝爾弄丟了父親給他的錢,在夢裡父親看起來比他年輕許多;第二個夢貝爾和父親回到「old time」,在一個寒冷的夜裡,貝爾的爸爸騎馬超過貝爾,他舉著火炬,貝爾知道爸爸會一直在某處等他。爸爸象徵過去美好的時代,而錢則代表改變那個年代的東西,年邁的貝爾將錢弄丟了,正說明他已經超脫金錢的束縛,也許他無法回到過去,但他也不打算跟著世界一起墮落。貝爾能夠保有純真的心靈,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父執輩經歷過的單純始終深植在他心裡,他相信只要他堅持下去,這把火就會在那裡燃燒,永不熄滅,直到把世界帶回那個美好的年代。

貝爾的夢正呼應片名《No Country for Old Men》,老人代表的是單純的時光,但在現今這個甚麼都可以標價的世界,純真成了最奢求的東西,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容身。總有一天,純真將會面臨威脅,不是來自外在的傷害,而是本身的消失,當人類的心靈走到那一步,也許就像摩斯一樣,只能以毀滅收場。

相關新聞

留言區